首页 > 海外 > 澳洲 > 正文

纽省老虎机年吞800亿 专家忧犯罪集团洗钱

《星岛日报》报道,最新数字显示,纽省的赌徒去年向角子老虎机所投入的注码增加逾13亿元,其中西雪梨俱乐部(会所)及设有角子老虎机的酒吧接收的注码尤其惊人,这使专家联想到,角子老虎机已成为不法组织洗钱的途径。

《星期日先锋报》(Sun Herald)昨日报道,上一财政年度,投入角子老虎机的金钱达800亿元,使到酒吧及俱乐部从赌徒身上多掠走近1.2亿元。其中费菲(Fairfield)市政府辖区所接受的注码最多,为84亿元,较2013-14年度的69.9亿元增20%,而其间,费菲的人口只增加约2%。

来自澳洲国立大学(ANU)的博彩研究员万锦(Francis Markham)形容“情况惊人,难以解释”。他指出,情况显示赌业从赌徒身上取走的较他们所失去的快,这使人怀疑角子老虎机已被利用作为非法组织洗钱的途径。

联邦政府反洗钱机构、澳洲转账报告及分析中心(AUSTRAC)发言人说,上一财政年度,当局接获来自酒吧及傎乐部的可疑报告(注码达到某一数字的怀疑洗钱报告)增加75%。

AUSTRAC一直以酒吧及俱乐部作为打击怀疑洗钱转账活动教育宣传的目标机构,而纽省政府本月也加入,开启一个监察角子老虎机运作情况的网络。

不过,有专家称,角子老虎机所赚取的金钱中约半数来自病态赌徒。

纽省绿党赌博事务发言人Justin Field指出,内部研究结果显示,纽省政府预测上财年来自角子机的税收增加1.85亿元,等于说省府向赌徒推出的“理性地博彩”宣传失败。

绿党所获得的政府数据显示,省府预测,至2020年度,角子老虎机的博彩税收入将增加5亿元。

最新数字显示,费菲赌徒在角子老虎机的损失已被坎特贝利-奔驰镇(Canterbury-Bankstown)超越,后者去年从角子老虎机所得为5.4亿元,增加6千万元。

不过,万锦的分析显示,以人均计算,费菲每名居民去年损失2,300元,而坎特贝利-奔驰镇居民人均只损失1,600元。

以纽省而言,来自角子老虎机的人均损失从2005年的1,250元跌至2015年的仅多于950元。

以投入角子老虎机的金钱计,费菲赌徒人均投注逾4万元,差不多是肯特百利奔驰镇赌徒不够22,500元的两倍。

报道引述警方资深人士的消息来源称,毒贩利用角子老虎机洗钱在费菲已有长远历史,一贯手法是招聘病态赌徒,给予他们一定百分比的报酬,透过他们在角子老虎机洗钱。

其他方式包括收购赢了大钱的赌徒手上的酒吧或俱乐部发出的支票。据纽省酒类及博彩联会的数字,平均来说,赌徒向角子老虎机每投入1元可得回90仙;不过,在费菲及坎特贝利-奔驰镇两区,赌徒每投入1元可得回93至94仙。万锦指出,大部份赌徒对投注可获多少回报的百分率没有概念,但洗钱者则对此十分精明。

前联吉拉迪(Julia Gillard)政府曾放弃一项内容关于将赌徒赢得的金额降至每1千元便须向反洗钱部门报告的交易。

独立酒类及赌博业监管局的发言人称,早已透过一个新的网络开始监控可能的洗钱活动,可自动监察怀疑洗钱的转账活动。

这一名为中央监控系统的机制,与全国逾2,600家酒吧或俱乐部的93,000部角子老处机连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