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澳洲 > 正文

楼市长期兴旺副作用 雪梨住房压力达高峰

核心提示: 雪梨的楼市长期繁荣已导致这座城市八分之一的中低收入者处于住房精神压力之下,在澳洲各地比率最高。

《星岛日报》报道,雪梨的楼市长期繁荣已导致这座城市八分之一的中低收入者处于住房精神压力之下,在澳洲各地比率最高。

最新的”澳洲家庭、收入和劳动动态”(HILDA)调查报告显示,雪梨的住房精神压力率在2001至2004年为10.1%,在2013至2016年期间达到历来最高的13%。这项备受业界重视的调查还显示,45岁以下人士拥有住宅的比率急剧下降,这一情况表明,由租客转为房主已变得比原先困难得多。

调查还发现,住房压力最大的是那些一地两宅房屋的租客和业主,它”也许反映出大城市内城区房屋租金与价钱强劲上涨”。

报告共同作者,墨尔本大学的Roger Wilkins教授,把雪梨有住房精神压力的居民比率上升,归咎于楼市长期兴旺,价钱高涨。他说:”房屋价钱,以及在某种程度上房屋租金,上涨幅度超过工资收入。这是真实的底线。”

雪梨的房屋中位价,在2012至2017年之间,增长超过50万元,尽管过去一年房屋价钱开始回落。雪梨中低收入居民的住房精神压力比率上升,在这十多年来经济长期强劲增长和低业率低的情况下出现。

一个家庭如果住房开支,包括租金和供还房屋贷款,占到收入的30%以上,被认为处于住房精神压力之下,而处于这一压力之下的人士,40%属于低收入家庭。

从全国来看,房屋租金已挤占了中低收入者的家庭开销,五分之一租房屋居住的中低收入者,处于精神压力之下,相比而言,约10%的中低收入房屋业主,处于精神压力之下。各其他各大城市中,墨尔本9.7%中低收入居民处于住房精神压力下,布里斯本为10.5%,阿德雷德为8.4%,柏斯为8.8%。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