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澳洲 > 正文

外国代理人注册将截止 联邦官员回应华社忧虑

核心提示: 联邦政府去年底开始实施的外国代理人注册规定,三月一日即将截止。本报近日参与华人社区组织的讨论论坛,并向联邦内政部官员发问,回应华人社区就法案普遍存在的忧虑,并就法案内容进行进一步解释。

《星岛日报》报道,联邦政府去年底开始实施的外国代理人注册规定,三月一日即将截止。本报近日参与华人社区组织的讨论论坛,并向联邦内政部官员发问,回应华人社区就法案普遍存在的忧虑,并就法案内容进行进一步解释。

该次论坛由非盈利机构纽省多元文化委员会(MCC NSW)及澳华社区议会(CCCA)联合举办,由华人地产投资同盟(PIA)提供场地赞助。联邦政府内政部官员首先在会上重申,此次新法名为《外国影响力透明法案》(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Scheme),其着力点并非抹黑"外国干预行为"或指责"外国代理人",而是寻求更大透明度。

纽省内政部区域主管Lesley Dalton表示,外国干预是一种正常而必须的外交行为,合法合情,澳洲也对其他国家为之,但法案希望能提高外国干预行为的透明度,让澳洲政治家充分了解,哪些人的游说行为,代表外国 机构及其利益。"如果某个个人或机构被外国政府僱佣,并因此获酬,我们希望让政治家知道,他们说的话并非完全处于澳洲利益,而可能有金钱起的作用。对此,我们希望我们的政客能充分知情。"

内政部官员同时重申,新法案并非针对中国,并呼吁合资格的华人团体机构及个人尽快完成注册,避免因延期或故意瞒报受罚。随着联邦大选临近,有关活动需在14天内完成注册,若有更新事项则需在7天内完成补充。

并非所有代表外国政府进行的活动都需要申报,而只是以政治活动及游说为主的行为才需要申报,包括"国会游说"、"一般政治游说"、以影响政治决策和过程为主的"信息交流行为"及"支付行为"。

同时,有关 政治影响类活动还需要是代表一个"外国当事人"作出的,才满足申报要求。"外国当事人"则有四大类,包括外国政府、外国政治机构、与外国政府有关的机构及与外国政府与有关的个人。

会上,有份参与立法的法律专家Lucinda Atkinson也分析了哪些情况下可豁免注册。其中,从事政治游说活动但为了人道主义原因或宗教原因,或者被某个公司僱佣,公司行为包括应注册行为等,皆有可能属于可豁免 申报的范围。

比如从事教育、文化传承和推广的友谊机构,即使他们由外国当事人协助成立,或无需申报;而一些学生个人或团体,即便与外国使馆有所联系,或在外国政府代表外访期间提供协助,只要不是直接听命 外国当事人的指令或被僱佣,并直接从事了政治影响活动,也或无需申报。

对于以前曾代表外国当事人从事政治游说活动的机构或个人,需要从3月10日起内的三个月内完成补申报程序,并有义务进行长达数年的活动记录。需要在线申报者,或许了解豁免详情者,可登陆 https://transparency.ag.gov.au/myregistration/preregister。

在问答环节,联邦内政部官员Cameron Ashe承认澳洲中国地产大亨黄向墨澳洲签证被取消,与情报机构确认他从事的活动威胁澳洲国家安全,但拒绝透露更多详情。参与活动的华人社区领袖则指出,防止外国干预法或 会使华人社区难以驾驭"维护国家利益"以及"公开民事表达"之间的平衡,造成"寒蝉效应",期待新法能不断明晰更准确的定义,并不断修缮。

澳洲政府去年通过两部反外国干预类法案。在外国代理人注册日前到临前,联邦前贸易部长罗布(Andrew Robb)辞任中资发展商岚桥集团(Landbridge)的顾问一职,前外长卜卡(Bob Carr)也离开了澳中关系研究所(Australia-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维省前省长布伦比(John Brumby)近日亦离开了中国电讯制造商华为的澳洲董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