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澳洲 > 正文

全国楼价上季跌2.4% 较全球金融危机更急

核心提示: 统计局数据反映雪梨和墨市带领的楼价跌幅正蔓延至其他地区,布市有继续下滑的风险,侯巴特及坎京的价格增长在2019年或持平。他亦指出,虽然雪梨及墨市的单位价跌幅(6%)少过屋价(14%),但屋价在截至2017年12月的5年间急升了52%,单位仅升14%。

《星岛日报》报道,统计局(ABS)数据显示,雪梨及墨尔本继续驱动全国住宅价格的跌势,去年12月季度全国住宅跌价1,331亿元,所有首府城市平均跌2.4%,速度比全球金融危机时更急。

根据数字,去年9至12月间,雪梨及墨尔本楼价跌幅大过其他首府城市,分别是3.7%及2.4%;而布里斯本只跌1.1%,柏斯1%,达尔文0.6%,堪培拉0.2%。阿德雷德和侯巴特则逆流而上,分别升0.1%及0.7%。

去年全年,侯巴特是惟一录得住宅价格增长的城市,大升9.6%,坎京及阿市的价格亦上升;其余首府无一幸免走下坡,雪梨跌7.8%。

澳洲经济预测公司BIS Oxford Economics高级经理戚哥文尼斯(Angie Zigomanis)称:”投资者需求减少正导致价格下跌。价格疲弱和可能进一步下跌的忧虑,会继续影响2019年的买家气氛,雪梨和墨市价格预计会再跌。”

他又称,统计局数据反映雪梨和墨市带领的楼价跌幅正蔓延至其他地区,布市有继续下滑的风险,侯巴特及坎京的价格增长在2019年或持平。

戚哥文尼斯近日亦完成了一份对澳洲首府楼市下滑纪录的分析。他把通涨也计算在内,发现现今物价及工资增长远低于1980年代,所以雪梨住宅价格自2017年6月高峰”真正”下降了16%。

分析指,雪梨上次在1980年代最长久的大衰退持续了23季,跌幅近34%。至于墨市亦在4个季度实际跌了14%,是该城市最急速的一次。它对上一次大衰退是1976年至1983年初,录得25%跌幅。

戚哥文尼斯称,至今这两个城市楼价下行的时间,距离上次最长纪录仍很远,其房屋及单位市场下滑时间,亦只是以往平均时间约一半,所以可预料这两个市场或至少还有一年,才会到达周期的谷底。他亦指出,虽然雪梨及墨市的单位价跌幅(6%)少过屋价(14%),但屋价在截至2017年12月的5年间急升了52%,单位仅升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