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澳洲 > 正文

澳洲人可支配收入停滞 靠养老金生活长者增加

核心提示: 报告作者韦健斯(Roger Wilkins)称,澳洲人的收入自2012年”基本上没有增长”。韦健斯认为,现今年轻人较迟才踏入所谓的成年生活,愈来愈多人希望先”及时行乐”,享受一下单身生活及四围游历,然后才安居乐业,”若住在父母的家会较容易做到,你有更多可自行分配的收入。”

《星岛日报》报道,全国调查发现,澳洲人的收入增长自全球金融危机后停滞,生活质素没有改善,很多家庭难以平衡工作及家庭生活,而且强积金没能减少依靠政府养老金的退休者。本报综合报道

昨日公布的《澳洲家庭、收入及劳动力动态》(HILDA)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澳洲家庭每年扣除生活开支后的可支配收入中位数是8万95元,比2009年的8万637元减少542元。

普华永道(PwC)会计师楼首席经济学家Jeremy Thorpe称,假如这8年间的薪酬增长与通胀率一致,澳洲人的中位可支配收入本可增加19.1%,至9万6,007元。

该项调查每年追踪1.7万名澳洲人的生活质素。墨尔本研究所(Melbourne Institute)分析发现,相对贫穷的家庭比例增加至10.4%,他们的可支配收入少于中位数一半。

报告作者韦健斯(Roger Wilkins)称,澳洲人的收入自2012年”基本上没有增长”。他认为,工资增长停滞即由于生产力增长持平,以及采矿热潮已结束。”我们若看看中间的家庭,中位收入实际不变。我们自2012年明显在原地踏步。你可以说,我们维持高收入,但另一边厢,我们自2012年没有任何进步。”

他又指出,2009年家庭收入录得增长,那是因为当时全球金融危机过后,政府加强援助。

总体而言,北领地人的收入高于其他省分,过去4年增加了9%;墨尔本家庭则增加了4%,维省其余地区增加3%;首都领地人收入最低,减少11%,亦是14年首次失落收入最高的宝座。

报告亦显示,近十年间,领取政府养老金的65岁以上者数目没有大变,2017年约有30%家庭的逾九成收入来自养老金,人数稍高于2007年。韦健斯表示,这证明强积金没有效,”不论强积金的目标是甚么,很找到一个它成功达到的合理目标。”他补充,他”没法理解”政府为何要将强积金保证供款率提升至法定的12%,当局若声称增幅不会使人们的工资减少,这”完全是不诚实的”。

此外,调查发现五分之二的夫妇难以平衡工作及家庭生活,尤其是母亲,因她们的工时延长,也渐渐成为家庭的经济支柱。

数据显示,女性2017年的就业率达71%,是自调查于2001年展开以来最高的,当中39%是全职工作。全职女性的平均薪酬于2017年亦增加24%,高于男性的21%增幅,而且支付同等家用的夫妇比例由21%微升至23%。不过,即使夫妇两人的工资接近,但女性平均每周处理家务的时间,比男性多14小时。

至于单身的年轻人,愈来愈多人仍与父母同住,平均到了24.2岁才迁走,结婚生子的年龄亦向后推。2001的数据显示,18至29岁的人中,47%的男性及37%的女性仍未搬出父母的家;到了2017年,男性增至56%,女性则升至54%,比16年前多近一半,且22至25岁的女性当中,四分一是全职学生。

韦健斯认为,现今年轻人较迟才踏入所谓的成年生活,愈来愈多人希望先”及时行乐”,享受一下单身生活及四围游历,然后才安居乐业,”若住在父母的家会较容易做到,你有更多可自行分配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