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澳洲 > 正文

疫情之下,澳大利亚农业成经济复苏中最有利行业?

核心提示: 尤其是,国内的农业生产制造业获得了在本国开拓市场的机会,而在此之前,本国农业生产业一直被进口所压抑。德勤判断,从长远来看,新冠疫情对澳大利亚农业的结构性影响将持续存在。尽管仍有待观察,但至少对于澳大利亚农业而言,可能会有一些好消息。”

据《澳华财经在线》报道,一场疫情,不知“绞杀”了澳大利亚多少行业的前景。航空、旅游、教育、酒店、餐饮、能源……这个名单还在不断加长。

5月5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财长乔什·弗莱登伯格吹响“经济重启”集结号,反复强调疫情拐点之后复苏经济的迫切性。

报道称,尽管目前为止,民众尚未见到政府正式颁布经济复苏的路线图,但澳大利亚农业似乎已经站上了蓄势待发的反弹高地。

疫情产生“双重影响”

一方面,新冠疫情之下,澳大利亚的高附加值农产品首当其冲。近几个月,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下降了约90%,而龙虾出口则完全停顿。

航空运输的放缓也影响到了澳大利亚高价值、易腐商品的出口,诸如樱桃、冰鲜肉、新鲜牛奶之类的商品。而进口化肥、农药等产品也一度出现短缺。

对于澳大利亚本地消费者而言,三四月份的农产品短缺更多地反映的是供应链而不是实际的生产短缺。随着供应链的调整,大多数货架上缺少的产品已返回到超市。但需求发生了变化,供应链和生产体系不得不进一步调整。

目前,澳大利亚消费者倾向于购买更多的“必需”食品。相对于红肉、牛排等价格较高的蛋白质产品,消费者更倾向于鸡肉、香肠等低成本蛋白质产品。

另一方面,疫情对澳大利亚农业产生了积极影响。德勤认为,对农业继续保持乐观的主要原因是,对农业的刚性需求仍然很高,也正因为这样,在疫情期间农业供应链并未受到政府法规的严格限制。

此外澳元汇率急剧贬值也成为农业利好。与年初相比,澳元兑美元汇率下跌了10美分,跌幅11%。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澳元也曾急剧贬值,从2008年中期的98美分跌至一年后的72美分,很大程度上保护了该国农业出口。

据德勤研究,在众多行业受到严重冲击的之时,澳大利亚食品供应链上的行业,特别是食品制造和食品零售“异军突起”,遭受冲击最少,甚至显示出小幅增长。

复苏中的“最有利”行业

弗莱登伯格日前表示,联邦政府正在审查澳大利亚供应链过度依赖进口的问题。

实际上,半个多月前,澳联邦农业部长戴维·利特普劳德(David Littleproud)就已开始召集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政策圆桌会议,使农业成为这次供应链转型中“最有利”的行业。

利特普劳德部长说,尽管澳大利亚农业仅占GDP的2%,但这一行业对于帮助该国经济复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说:“发展这个行业对于帮助我们的国家复苏非常重要。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基石”,并强调“创新和科学领域的新工作”有机会采用新的农业技术来提高牲畜和农作物的产量。

澳大利亚农场研究所智囊团执行董事理查德·希思(Richard Heath)提出,只要政府采取“非常不同的政策”,就有可能通过食品生产业来创造就业机会。目前澳大利亚食品生产业仍有很高的加工、能源和人工成本。只有实行某种经济刺激措施或进出口限制,才能建立一个具有竞争力的食品生产业。

德勤认为,新冠疫情为澳大利亚农业供应链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发展契机。尤其是,国内的农业生产制造业获得了在本国开拓市场的机会,而在此之前,本国农业生产业一直被进口所压抑。

为了寻求化肥、农药等生产品的稳定供应,澳大利亚本土的相关产业的战略地位也将升级。此外,传统上澳大利亚种植业依赖于海外低成本季节性劳动力,但人口流动,尤其是海外移民受限之后,种植业会吸纳更多国内劳动力。缺乏廉价劳动力也可能促使种植业进一步向机械化发展。

4月份,多家国际机构发出预警,全球新冠疫情有可能对国际粮食贸易造成严重冲击,引发新一轮粮食危机,一些国家相继限制主要粮食出口并增加储备采购。

德勤判断,从长远来看,新冠疫情对澳大利亚农业的结构性影响将持续存在。澳大利亚和世界经济下滑将使人们对主食的需求增加,粮食供应链的安全性受到特别关注,农产品的国内生产加工将迎来历史性“回归”。

“食物从农场到餐桌的方式,以及我们对它的看待方式可能永远不会恢复到疫情之前。尽管仍有待观察,但至少对于澳大利亚农业而言,可能会有一些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