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欧洲 > 正文

将签证与教育质素挂钩 限移令对准非欧盟生

《星岛日报》报道:英国政府最近公布多个控制外国学生签证的计划。内政部将对建议的新多重学生签证系统(multi-tiered student visa system)进行咨询。

在留学和教育业界方面,这些计划将对申请英国学生签证者有阻吓作用,预料会影响英国大学的收生,间接对其他争取留学生的国家有利。

为达到限移“定额”目标,文翠珊内阁已经决意拿“非欧盟学生”开刀,政府甚至介入,将限移与课程质素挂钩。

目前英国净移民数字达32.7万人。

英国University of Bedfordshire (UoB)大学发言人说,建议收紧对学生签证,令国际学生申请入读大学更困难,是对全英大学“倒行逆施”。该校22,000名学生中,18%是国际生。发言人说,所有英国大学质素是有保证的。

有专家表示,与英国因此而失去的“教育出口”收益相比,“限移”是更加重要的“政治焦点”。

谢菲尔德大学副校长本纳德(Keith Burnett)表示,内政大臣卢绮婷在上周的演说,已经在印度等多个“英国留学生的潜在来源国”媒体广泛报道。与英国争夺国际学生的国家,在留学业务上,必希望在英国的“悲观信息”中获益。

“卢绮婷在演说中表示,英国政府将首次了解学生移民法应否与课程和教育体制质素度身订造。这个信息是给全世界的。”本纳德补充说。

2014至2015年度,非欧盟学生为不列颠贡献了高达40亿英镑学费,占大学总收入的12.2%。

教育关注团体“Universities UK”估算,包含学费在内,非欧盟学生每年为英国经济贡献高达70亿镑。

西蒙·马金森(Simon Marginson)为伦敦大学教育学院高等教育学教授、全球高等教育中心(CGHE)主任,亦是高等教育领域被引用最频繁的学者之一。他表示,“英国脱欧会令来英读书的学生锐减,将致英大学蒙受巨大损失。”

“目前脱欧尚未启动,但政府‘砍’移民数字心切。在来自欧盟的学生,仍能自由进出英国国境的今天,非欧盟学生很可能遭开刀。”

西蒙·马金森表示,“国际学生收生人数减少,大学收入减少,一般来说,那些处于高等教育系统低端的大学,会首先感受到压力。其次,就是中下城镇中的商业,他们想来有不少来自国际学生的生意。”

“伦敦市内,有不少名牌高等教育机构。若政府已准备牺牲伦敦市的利益,我们必须面对教育出口收益减少的现实。这关乎到大概30至50亿镑。”

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主管希尔文(Nick Hillman)表示,强硬限移,一定会带来风险。

他说,“这相当于内政部以学生签证收紧为由,来恣意评判英国的大学。”

内相卢绮婷上周在伯明翰的保守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曾说,“英国将首次揉合课程质量、教育机构的办学素质等因素,来制定针对留学生签证的移民政策。”

卢绮婷表示,计划即将开始咨询,届时会公布更多细节。预计秋天就会启动咨询。

她补充道,“藉着咨询,政府寻找更多样的、支持本地优质学府的途径。我们支持那些遵守法规、广纳贤才的大学。同时,会更严厉地制裁打击劣质学校和课程。”

而在缩小净移民规模方面,文翠珊政府正在为她的“减成千上万移民”指标而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