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欧洲 > 正文

华生感到不受欢迎 英收紧留学政策被批评

《星岛日报》报道: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HESA)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至2016年度中国留学生人数首次超过其他国籍,共91,215人。自此,中国留学生人数趋于稳定。

印度学生却录得大跌,在截至2016年为止的5年时间内下降44%,2016年只有16,745名印度学生来到英国。

列兹大学是录取最多国际学生的头20间学生之一,2015年至2016年度收6,585名留学生。同期,伦敦大学学院(UCL)收最多留学生:14,975人。2014年至2015年度,列兹大学38%学生来自海外。

2015年至2016年度,全英国有14%学生来自欧盟以外地区。同期的本科生,有高达46%来自欧盟以外国家。

在国际教育对英国如此重要的当下,英国政府却对移民政策予以打击。对此,著名政论家梅尔文.布莱格(Melvyn Bragg)抨击限制移民政策,指特蕾莎·梅“既驴一样固执,又不诚实”。布莱格特别批评,政府将外籍留学生“算进限移目标数据中”是大错特错,称国际学生“一波接一波地放弃英国”。

今年77岁的工党名嘴布莱格,担任列兹大学校长17年,最近退休。他说,不仅印度学生,现在连中国学生也感到不受欢迎。在写给《卫报》的信中,布莱格认为,文翠珊之所以坚持把14万余留学生当作移民,是因为“要配合某种可耻的、用来制造恐慌的策略”。

上周,官方发表的数据显示,每年在签证过期后仍“黑着留在英国”的留学生不足5000人。去年,逾期居留的留学生只有4600人,远少于政府宣称的每年10万人。数据再次激起保守党和反对党联合抗议,质问政府:为何坚持将国际学生当作“移民”?

布莱格认为,留学生为英国大学带来的价值“无可估量”。他说,“我们有许多学生时印度人和中国人,他们和英国同学们保持良好关系。现在?我认为很难。”

“政府对印度学生的态度欺人太甚,无怪乎首相的印度之行以失败告终。现在,不仅印度学生,现在连中国学生也感到不受欢迎。一波接一波地放弃英国,宁愿去澳洲、美国和其他欧陆国家,也不愿意来英国读书。”

上星期,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党魁文斯·凯布尔(Vince Cable)要求,特蕾莎·梅须就内政部“赶尽”海外学生的行动道歉。祈维信表示,内政部行动“基于错误的数据和错漏百出的事实”。

祈维信说,就算首相的内阁成员,如哈蒙德约翰逊,多次呼吁“限移目标不应将留学生算在内”,但特蕾莎·梅每次都拒绝。

有批评声音标示,内政部将“成千上万减少移民”的目标纳入限移目标的举动,已经扭曲了政府当初颁布政策时的原意。更糟的是,内政部从此用怀疑的眼光看待高等教育界,而非欢迎、支持他们,内政部无视高等教育对经济和国家软实力巨大贡献。

目前,头十个来英最多留学生的非欧盟国家及地区,分别是:中国、马来西亚、美国、印度、香港、尼日利亚、沙地阿拉伯、新加坡、柬埔寨。

头十个提供最多留学生的非欧盟国家:德国、法国、意大利、爱尔兰共和国、希腊、塞浦路斯、西班牙、罗马尼亚、保加利亚。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华生 留学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