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欧洲 > 正文

自愿提供DNA检测 查证父亲性侵生母

核心提示: Vicky希望通过DNA检测,来指证生父对儿童犯下的性侵案,并希望警方重?Vicky表示,警方、社服机构、律师,甚至国会议员都向她表示,由于她不是”受害者”,因此无法提起诉讼。

《星岛日报》报道,伯明翰一名女子Vicky提出”无受害人起诉”,希望警方检测她的DNA,调查她的生父对未成年人所犯下的性侵案。她表示,她的出生是强奸受孕的结果,而她的存在就是”施虐者”的犯罪证据。

据BBC中文网报道,Vicky表示,她出生于1970年代,在7个月大的时候被收养。从18岁起,她开始寻找生母,并从一名社会工作者和其社会服务记录中发现,她的出生是强奸受孕的结果。

Vicky表示,她的母亲当时才13岁,还是个学生,而生父是家里的朋友,当时30多岁。记录上有那个男人的名字和地址,而当时的社服机构、警察都知情,却无所作为。而这让她感到愤怒,更为母亲感到难过。

Vicky希望通过DNA检测,来指证生父对儿童犯下的性侵案,并希望警方重?调查,通过DNA检测和出生证明来确认受害者的当时年龄。

Vicky的母亲由于不想再经历回忆创伤的折磨,起初被警方说服而决定不再报案,现在她支持女儿的决定。

现时的法律将”受害者”定义为,因为犯罪而遭受情感、身体或精神伤害的人。Vicky表示,警方、社服机构、律师,甚至国会议员都向她表示,由于她不是”受害者”,因此无法提起诉讼。

Vicky表示,作为”儿童强奸犯”的孩子,却没有人认为她是受害者,没有人在乎这对她的影响。那场犯罪支配了她的一生,而这创伤也已影响她生活的各种层面。

伯明翰亚德里的工党议员菲利普思表示,因强奸受孕而出生的孩子”绝对”应被视为”受害者”,这种情感必然会影响一个人,包含其人际关系和生活,甚至是对自我的感知。

菲利普斯进一步表示,绝对不会有人说,在家暴环境中,本身没有遭受直接暴力的孩子,不受犯罪行为的伤害。

根据当地皇家检控署的解释,”无受害人起诉”义为”基于证据而展开的起诉”,可用在家庭虐待或强奸案件中,即使受害者撤回,或拒绝发表声明,如果仍符合公众利益,就可基于证据进行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