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欧洲 > 正文

疫情肆虐下“全裸家政”需求增 

核心提示: 阿德里安当初发现在同地区的”到府家事服务”这一行里,仍没有人放进”裸体”这个元素,因此想出了”全裸家政妇”这个点子,刚开始时每小时收费60英镑。他坚称”这不是提供性服务”。

《星岛日报》报道,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全英的”全裸清洁服务”需求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剧增。提供全裸清洁的公司”Reading Naked Cleaners(解读全裸清洁)”老板阿德里安认为,可能是因为在家的民众增加,反而比以往更注重家中清洁。 

阿德里安当初发现在同地区的”到府家事服务”这一行里,仍没有人放进”裸体”这个元素,因此想出了”全裸家政妇”这个点子,刚开始时每小时收费60英镑。他坚称”这不是提供性服务”。 

阿德里安为疫情期间生意兴隆提出解释说:”我们的许多客户都希望确保自己的房子完全一尘不染,没有细菌。新冠疫惰让每个人都比以往更重视清洁。而我们提供的服务能够让他们的房焕然一新,但又有有所不同。” 

他的员工工作时间是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阿德里安强调说,这是一项”正经”的服务,客户的银行对账单上只是简单的写着”清洁服务”。 

阿德里安一再坚称提供的不是性服务,不允许客户触摸”全裸家政妇”、或拍下她们的照片。他目前仍在寻找更多生力军加入公司里不断壮大的服务阵容。

一名化名安娜(Anna)的”全裸家政妇”告诉《威尔士在线》网站,她从事的是甚么样的工作:”我认为这项工作唯一让人觉得害怕的是:我不知道前来开门的人究竟是谁?我的人身安没问题吗?但实际上一切都很好,那些客户真的很可爱。其中一名客户一直问我有没有觉得不舒服,还不断跟我聊天,气氛很轻松。所以不久之后我就感到很自在。” 

“我第一次服务的地方是一处公寓。我做了一些用吸尘器吸尘和打扫的工作,都是很简单的家事。我也清洁了浴室。跟整天被被困在闷热的办公室里,这是一次很好的换换环境经验。”她说。 

安娜通常每周做三到四次担任”全裸家政妇”,每小时大约可以赚到45英镑。不过如果穿上衣服做同样工作,每小时的报酬则是23英镑。她说:”我碰到过的所有客户都是单身男子,自己一个人住。年龄范围很大,从20来岁到50多岁都有,他们通常是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