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洛杉矶 > 正文

女性夜班清洁工 半数曾遭性骚扰

核心提示: 许多女性夜班清洁工面临性骚扰的窘况,因此从明年开始,加州法律便要求清洁工和其上司必须完成防制性骚扰培训。

《星岛日报》报道,许多女性夜班清洁工面临性骚扰的窘况,因此从明年开始,加州法律便要求清洁工和其上司必须完成防制性骚扰培训。

根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公共电视台PBS在2015年时的新闻节目中曾报道过夜班女性清洁工广泛遭到性虐待,随后加州则立法求清洁工及其上司必须完成性骚扰培训。

在报道后没不久,”西区服务雇员国际联盟”(SEIU-USWW)曾向其成员进行内部调查,发现在五千多份回复当中,有一半者表示过去在职场上曾经历过性暴力或性骚扰。

随着特朗普总统的移民镇压行动不断,全国各地的执法部门虽表示拉丁美洲裔的性侵犯和家庭暴力报告有所下降,但有些人更担心可能会被驱逐出境。因此,支持非工会清洁工的全州监督组织”维护合作信托基金”与”西区服务雇员国际联盟”和”东洛杉矶妇女中心”共同合作,提供女性自保课程,致力结束该行业的性暴力,一个名为”雅巴斯塔”(Ya Basta)的自卫团也参与其中,由受害者挺身站出教导妇女如何自卫防身。

其中一名学员阿吉雷(Anabella Aguirre)为了摆脱贫困与帮派暴力,2000年逃离危地马拉到洛杉矶,保姆工作做了将近一年后,她为了多赚点钱而申请夜班清洁工的工作,希望能支付孩子早日到美与她团聚的费用。

她说,她将所有情况都告知了主管,原本以为会得到帮助,但反而遭到性虐待,在夜班工作期间,她的主管强奸了她,第二年,她又在另一个工作场所遭到性侵犯。

阿吉雷说,对方威胁若不顺从,不仅无法保住工作,还要打电话到移民局举报,如此下来,没有身分的她,就有可能被驱赶回到自己的国家。

2001年从萨尔瓦多移民到洛杉矶的拉古纳斯(Veronica Lagunas),去年夏天起接受了自卫训练,她说,作为清洁工14年来一直不断受到性骚扰。

安吉利斯(Maria Angeles)说,同事们表明要开车载她回家,但必须以性服务交换,导致她常在夜班下班后,错过巴士班次,必须在黑暗的清晨中独自走路回家。

现年54岁的奥雷利亚娜(Veronica Orellana)从事夜间清洁工作已长达25年,她说,过去曾有一名骚扰她的工头在醉酒之后,竟然趁她走进办公室倒垃圾时,将门反锁企图性侵她。

她气愤地说:”夜班里发生过许多不公平的事件,我很气愤,如果建筑物可以开口说话,将会泣诉我们每个人遭受到痛苦的故事”。美国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洛杉矶地区办事处地区检察官帕克(Anna Park)则强调,当进行类似性侵案件调查时,移民身份并不重要,但她同时也相信会有人因为害怕被驱逐出境而隐忍,导致情况愈加严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