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洛杉矶 > 正文

圣地亚哥法律服务团体 协助被拘留人付保释金

核心提示: 许多非法移民因经济能力不足,无法支付当局保释金,只能选择留在拘留所中与家人分离。根据《洛杉矶时报》、《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等媒体7日报道,开南加首例,圣地亚哥地区的法服联合团体计划协助被拘留的移民付保释金,未来受惠者可涵盖圣地亚哥县与帝国县(Imperial County)等地移民。

《星岛日报》报道,许多非法移民因经济能力不足,无法支付当局保释金,只能选择留在拘留所中与家人分离。根据《洛杉矶时报》、《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等媒体7日报道,开南加首例,圣地亚哥地区的法服联合团体计划协助被拘留的移民付保释金,未来受惠者可涵盖圣地亚哥县与帝国县(Imperial County)等地移民。

这项基金名为”国境获得免费保释基金(Borderlands Get Free Bond Fund)”,主要是由”圣地亚哥移民权利联营组织(San Diego Immigrant Rights Consortium)”等组织所筹组发起,目的在协助圣地亚哥县、帝国县的移民,而这也是南加地区第一个专为移民筹设的保释基金。

“圣地亚哥移民权利联营组织”主席赛拉诺(Lilian Serrano)表示,不少移民的经济能力都不如一般民众,当因触法被拘留时,对整个家庭的经济压力更如雪上加霜,尤其是许多被拘留的非法移民通常是家中经济支柱,比如一个家庭的父亲被抓去关,其妻儿连房租都快付不起,更遑论付律师费或保释金。

赛拉诺指出,这些无依无靠的移民家庭,只能想方设法向邻居借钱,并将家中值钱物品卖掉兑现;她也举自身亲戚为例,她有亲戚曾因身分问题遭当局拘留,而在获释多年后,仍需偿付当年借来的保释金。

据悉,移民拘留中心并非一般监狱,不是用来关犯罪的罪犯,而是留置在等候移民法庭、被当局认为可能危及小区,或是之前没有出席相关听证会的移民,每人最低的保释金为1500元。

在圣地亚哥市执业的移民律师兰葛瑞卡(Monika Langarica)谈道,她有许多委托人连最低限额的保释金都付不出,包括因此被关在圣地亚哥南边Otay Mesa拘留中心长达8个月的一名男性委托人,此人是首度来美,要申请政治庇护,但在当地根本无亲无故,也没有人能帮他筹保释金,而除此之外,仍有不少持绿卡者也面临同样付不起保释金的困境。

兰葛瑞卡认为,能付保释金,代表可出拘留所跟家人团聚,也代表有机会工作赚取日后的律师费用,而相关研究也显示,如在拘留所期间就能聘任律师,将可能影响日后的判决结果,然而据她所知,许多被关在拘留中心的移民,根本没有律师协助。

从伊朗来的移民托瑞比(Ali Torabi)出任”国境获得免费保释基金”理事,他回忆起自己母亲的例子,认为要帮助更多无辜移民。他说,他与母亲、兄弟多年前持观光签证入美却跳机,在停留期限过后,母亲就被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扣留达好几个月,当时就被关在Otay Mesa拘留中心,兄弟俩每天盼望母亲能被放出来,简直度日如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