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洛杉矶 > 正文

女生投诉同屋性骚扰 报警感觉处理欠积极

核心提示: 警察建议她在7月10日的聆讯会上,向法官陈述涉嫌性骚扰者的房间与她的住房只有一码多远,跟本无法做到禁制令上所说的保持三码的距离,要求法官判定他搬走。记者透过房东高先生联系看护夫妇的女儿,但她拒绝接受采访,并请高先生转达,如果杨小姐请律师的话,他们也请,反正低收入请律师免费。

《星岛日报》报道,毕业于旧金山艺术大学(Academy of Art University)电影系的杨智慧,上周六(15日)晚在租住地遭遇”性骚扰”。身为女权主义者的她,愿意把这件事讲出来,引起广大女性的惊醒。

她租住在旧金山海洋大道附近的一栋独立屋已经有四年的时间,去年3月份房东为年迈的母亲请了一位24小时女性看护,而看护的丈夫张先生也与妻同住在独立屋里。同屋还有另两名住客,分住在不同的房间。

开口要求摸胸

杨小姐表示,看护夫妇入住已经一年多,大家平时见面都会打招呼,平常还会带回一些吃的与他们分享,相处也算融洽。夫妇两人来自中国广东省,并且已过耳顺之年,所以一直把他们当爷爷奶奶对待。

15日晚8时半,杨正在屋里看电影,张先生突然敲门,她以为他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就热情地开了门。没想到老翁问她,能不能摸胸部,要多少钱才能摸。

杨小姐当即觉得人格受辱,把老翁推出去后,立即报警。杨告诉记者,当时情绪非常激动,一直在哭,加上当晚来的两个警察跟她说,这件事没有违反法律,你只能考虑自己搬走,找朋友住,除非牵涉到卖淫,否则警察什么也做不了。杨小姐认为这是对自己人身的诋毁与歧视,她说:”警察的这种行为应当如旧金山地检官候选人、副公辩官博彻思所提出的,得到纠正。那两个警察最后什么也没做,就走了。”

16日早杨发现老翁仍然住在家里之后,杨再次报警,这一次警察告诉她可以到旧金山最高法院申请禁制令及聆讯。

据悉杨小姐的法庭聆讯将在7月10日举行,她的诉求是让老翁与自己保持距离、道歉,并尽快搬走。

已获临时禁制令

20日早晨8时,县警来到杨的住地,向张先生宣读临时禁制令,使之生效。

记者在现场看到,因为语言不通,县警使用了电话翻译让他们明白禁制令的内容。张先生的女儿在县警走后也赶到现场,在父母房里逗留大概十分钟随即离开。

杨小姐指,张先生一家都不觉得”性骚扰”是违法行为。事发当晚,他们的女儿在房东的通知下赶来,也只是在张夫妇的房间里待了一会,”什么也没对我说就走了,到现在为止他们家没有一个人跟我道歉。”

记者询问张夫妇是否想过给杨小姐道歉,张太太大声说道:”我那天就跟她说对不起、对不起,她不听。”杨小姐则否认此事。

县警告诉他,应告知当地警察禁制令已经生效,如再遇冒犯,可报警寻求保护。杨随后再次报警,四名警察在15分钟后赶到。其中一位与杨进行了20分钟左右的谈话,查看禁制令,并询问她是否有搬出去的想法。杨回答:”该搬走的是他们,我是受害人,要为此抗争到底。”警察建议她在7月10日的聆讯会上,向法官陈述涉嫌性骚扰者的房间与她的住房只有一码多远,跟本无法做到禁制令上所说的保持三码的距离,要求法官判定他搬走。但警察又表示,由于旧金山的租客保护条例,让一个65岁以上的人搬走需要时间走程序。

要人搬走又涉租例

记者致电房东高先生,他表示,自己不住在该房子里,感觉这件事非常不好。”我还有其他的房客,楼下也有房客,当然希望租客能安全的居住,租了这么久的房子是第一次出这种事,”

他还说:”这位姓张的老翁是他为母亲请的女看护的丈夫,不知道为什么会住在这里。老太太照顾我母亲还不错,老头看起来也挺老实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出这种事。”高先生表示,看护夫妇本来就是免费住在这里,已经要求他们搬走,并在本周日发给搬迁通知。

记者透过房东高先生联系看护夫妇的女儿,但她拒绝接受采访,并请高先生转达,如果杨小姐请律师的话,他们也请,反正低收入请律师免费。

杨小姐得知后表示,这一家人既可怜又可悲。她愿意公开自己的故事,让更多女性提高警惕。”即使是熟人或者老年人也要有自我防范意识,受到侵犯后第一时间报警,与性骚扰行为作斗争。她还表示,性骚扰在美国是大事,即使是口头的骚扰也已经触犯法律。

遭遇这件事后,已经在脑子里构思了一部讲述与性骚扰行为做斗争的短片剧本,”哪怕自筹资金,也要把这部片子拍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社会上的这股不正之风,鼓励女性勇敢地站出来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