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洛杉矶 > 正文

联邦救命钱或成泡影 州法院预算难免削减

核心提示: 以南加河滨县(Riverside County)为例,法院官员表现乐观,他们叫停了采购计划、所有出差活动和训练项目,希望以此延迟较痛苦的削减预算,等候华府解救。然而面对1,000万元缺口,该县高院本月1日宣布等不下去,实时起每月关闭一天,至明年6月止。 联邦纾困法案向加州拨出逾310亿元救济,还不包括借贷

《星岛日报》报道,当州议员7月通过削减州法院系统1.5亿元预算时,曾向高院行政官们留下一线生机:如果星期四(15日)前可获国会更多拨款,就可躲过削减,但目前看来事与愿违。 

以南加河滨县(Riverside County)为例,法院官员表现乐观,他们叫停了采购计划、所有出差活动和训练项目,希望以此延迟较痛苦的削减预算,等候华府解救。然而面对1,000万元缺口,该县高院本月1日宣布等不下去,实时起每月关闭一天,至明年6月止。 

联邦纾困法案向加州拨出逾310亿元救济,还不包括借贷以便加州发放失业金。州长纽森和州议会曾请求国会增加拨款。但以目前形势来看,州府希望会落空,意味着本财年将削减或延迟发放逾110亿元州府开支,其中逾10亿元是公立学院和大学经费,另有28亿元是州公务员薪酬。 

倘国会在星期四后向加州增多拨款,纽森政府仍可调整预算,但按现况看来似乎不太可能。总统特朗普上星期叫停两党救济方案谈判,但到了星期五(9日)改变立场,称谈判会继续。参院多数党领袖麦康诺只专注特朗普的联邦最高院法官人事案,不认为短时间内会达成共识。 

州财政局发言人不讳言︰”我不知道这辆过山车何时才到终点!” 

州预算削减对法院运作早构成伤害,法院因疫情积压不少案件,并延迟刑事案审理和处理民事纷争。法院预算在10多年经济大衰退时被大削,从未恢复衰退前水平。纽森今年1月宣布增加法院经费,当时他预料加州将有数十亿元盈余,但疫情爆发打击经济,州府变成将有543亿元赤字。 

圣地亚哥县高院今年初至今流失85个职位,现在是90年代以来人手最少的,留下来的职员必须放10天无薪假,助填补1,500万元预算削减。 

法院工作进度的延误还将影响儿童支持等其他民生服务。全州各地儿童支持部门处理数百万名成年人和孩童,但相关部门被削4,600万元预算,影响个案处理人手。过去两年州议会提高儿童支持经费,原欲今年再提高,但因应预算大减,儿童支持经费恢复至2018年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