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洛杉矶 > 正文

圣地亚哥健身房业者 合控官方防疫令过当

核心提示: 健身房代表律师之一纳哈尔(Charlotte Najar)表示,健身房是民众维持和改善身心健康之处,唯有良好体魄才能发展良好的免疫系统对抗疾病。在与新冠病毒抗争时,移除掉民众上健身房的权利是违反直觉的。

《星岛日报》报道,超过25间圣地亚哥健身房业主正联合控告州政府和圣地亚哥县,表示禁止室内营运的公卫令已违宪。《洛杉矶时报》报道,此诉讼案是最新加入地方企业控告执政当局公卫令过苛的法律攻防战,从教堂、脱衣舞俱乐部到餐馆业者都选择在法庭上推翻州府和县府的公卫令限制。 

此诉讼于12月23日在圣地亚哥高等法院提出,被告为州长纽森、加州公卫署、圣县五名县督察、公卫官伍藤(Wilma Wooten)、县警局局长戈尔(Bill Gore)和圣市警长尼斯莱特(David Nisleit)等。该诉讼声称,公卫令将健身房业务标记为非必要行业、又不让业者对此令提出质疑,而强制性关闭也不符合宪法保障自由。此诉讼与先前诉讼一样、皆在寻求法官下达暂时禁令、以允许健身房业者在遵守防疫程序下恢复室内营运。 

健身房代表律师之一纳哈尔(Charlotte Najar)表示,健身房是民众维持和改善身心健康之处,唯有良好体魄才能发展良好的免疫系统对抗疾病。在与新冠病毒抗争时,移除掉民众上健身房的权利是违反直觉的。 

Boxing Club业主Artem Sharoshkin说,在三四月州府首次下达居家令时,曾毫不犹豫地配合防疫关闭健身房,还将健身房的办公室开放给失业民众填写失业救济金,然后重启令随着疫情变化让人无所依从、即便现在允许健身房在户外营运,但对于搏击健身中心来说很多设备无法在户外进行。更重要的是,Artem Sharoshkin认为健身房并非为该县新冠疫情的群聚爆发罪魁祸首。根据圣县卫生局数据,自3月25日以来,体育馆和健身中心共有17起疫情爆发,仅占全县企业内316起疫情爆发的极少比例。自6月以来、针对确诊县民的调查显示,不到百分之一的确诊者在感到不适两周前曾到过健身房运动,因而民众使用健身器材并不一定就提高染疫的危险性。 

Sharoshkin说,虽然他和其他同业多认为应可开始室内营运,但他们仍想要安全重启,纳哈尔说,很多同业早已先行投资数万至数十万美元对内部设备进行改造,早已超过州和县府的防疫要求。”健身房业者希望就重启室内营运业务与卫生主管机关展开对话,让业者们在遵守防疫规范下重新开放室内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