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纽约 > 正文

特朗普未来合法化的理解 是故意分歧

《星岛日报》报道:一个人不能不断地把无证移民妖魔化,然后改变主意说要让他们合法化,这没有意义。当布殊总统和奥巴马总统试着合法化时,他们不断的赞扬无证移民的美德。那两位总统都对共和党的顽固不化感到失望。现在是共和党拥有国会两院的权力,且特朗普总统的狂热支持者准备停止任何大规模的合法化计划。总统在2月28日向国会发表演说前,在白宫与电视台新闻主播的午餐会上说,只要双方都能妥协,他可以向数百万无证移民提供合法身分,但因他的背景,以及不断的在演说时说不欢迎无证移民的话,和他2017年1月25日颁布针对递解所有的无证移民,而不是仅对有暴力罪行的人的“加强美国内部公共安全”的行政命令,我们无法对此当真。那项行政命令要优先递解定有刑事罪行的人,刑事案件尚未了结的人,以及犯有可被起诉刑事罪行的人,因此它包括每一位非法入境的人,因为根据移民和国籍法第275(a)条款,非法入境是一个刑事罪行。据报道,特朗普在评论之后,他的助手迅速去提醒他的首席战略家史蒂夫 班农(Steve Bannon)和高级政策顾问斯蒂芬 米勒(Stephen Miller)- 这两位都是尖叫反对移民人士的人 - 还有撰写他讲稿的作者们,午餐会上的评论或提示没有包括在特朗普的演说中。

特朗普将无证人士魔鬼化

这个演说本身是一个强烈的反移民主义,象是被套在天鹅绒手套中的铁鎚,不像他的就职演说,及众人所熟悉的总统平时的刺耳言论。他谴责所有的仇恨和邪恶时说,美国是团结一致,他特别提到对犹太人的多种威胁,但其他的只说“以及上周在堪萨斯市的枪击”。这对不熟悉此个种族仇恨事件(一位白人男子上周枪击2名印度籍工程师 )的人会感到困惑。那是因为特朗普漠不关心,没有陈述事实,他还把发生枪击的地点弄错了,那是在堪萨斯州的奥拉特市,距离堪萨斯市外20英里的一个城市。特朗普曾被批评不曾提及此事,所以他以此来回答,但他以这个叙述来描述移民为暴力肇事者是不吻合的,在此这两位移民是受害者。他后来介绍坐在旁听席的四名遭受到无证移民受害的美国人,他们的儿子和两位丈夫被非法移民杀害。他把无证的人魔鬼化,说他们造成无法无天的混乱环境,让美国家庭失去工作,收入和亲人,他说通过执行移民法,他的政府当局会提高工资,帮助失业者,节省数十亿美元,并让每个人在社区会更安全。

因此,尽管无证移民的犯罪事实不支持他的说法,特朗普的妖魔化及详细阐述传闻的情况,还带四名受害者来参加演说,进一步加强反无证移民的情绪,使得合法化更难。特朗普曾被多次指责,说他试图混淆和分散人们对他的批评,他在午餐会上的言论即是如此。如果他在那时真的是真诚的,他已为自己困在箱子内,很难脱离了。

记录的事实为,被监禁关押的无证移民比本国本地出生的人少得多。2010年的一项调查中,18岁到39岁被监禁的男性,1.6%为移民,而本地出生的美国人为3.3%。虽然史蒂夫 班农(Steve Bannon)的出版物Breitbart,提供了一个数字,说关在联邦监狱的人大约有37%是无证移民,而联邦监狱总人口只占整个监狱人口的10%,绝大多数无证移民(2013年为76%)是因为移民违规,而非其他刑事罪行。 2017年1月26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指出:“与特朗普声称的相反,移民不太可能犯刑事罪”,它说“从1980年至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分析显示,18岁至49岁的男性中,移民和美国出生者相比,只有其半数至五分之一的人可能被监禁” 。

移民可助实现特朗普目标

移民是本地人口无法快速繁殖的国家,在世界上维持领先地位的生命线。日本就是因这个原因陷入膨胀性萧条的最好例子的国家。德国总理试图透过进口大量难民来避免这种情况,尽管德国正处在经历变革的痛苦中,为了拯救她国家的未来,她在未来会被视为一位有远见的人。我们这个国家,移民是一个巨大的生命力量 - 纽约市就有300万移民 - 若大量驱逐无证移民,将留下空荡的公寓和房子造成空城,到处充满恶毒的罪行。移民人口一般比总人口年轻,将是退休婴儿潮-史上最大的退休人潮-社会安全制度的最大支持者。正如我们2017年2月6日刊登在移民日报的文章“特朗普当政,美国是否很快遭难?”中所述,2012年的统计说,住在美国的1100多万无证移民的95.5%小于55岁﹔2014年,共有660万的美国公民跟无证移民住一起,其中570万人小于18岁,86万5000人18岁以上﹔而2016年的一个有关移送无证移民工人出境对经济影响的研究,发现一个驱逐大量移民的政策会立即造成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比列降低1.4%,最终会降至2.6%,而且10年间减少累积国内生产总值4.7兆美元。

不管特朗普总统是否知道,他将需要无证移民帮助他实现他在演说中所说的许多崇高的目标。所有的举措都花钱;他会发现他所指望的一些来源不会因为有缺陷而没有生产力;他需要获得的所有收入 - 即使来自无证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