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纽约 > 正文

律师称民事诉讼耗时 建议申请社安残障福利

《星岛日报》报道:在宾州赌场工作的陈先生,去年9月在下班途中遭遇抢劫,被劫匪殴打至脑颅受伤,至今仍旧未能恢复工作,停工已逾半年,家中没有经济来源,生活拮据。陈先生与妻子10日来到美国福建同乡会求助,向律师询问事故索偿的途径。

陈先生表示,截至事发时,自己在宾州某赌场任职荷官已两年,期间亦经常听闻有赌场同事在下班时遭劫匪抢劫的案件,没想到也在自己身上发生了。

遭枪口抵背棍棒打头

他回忆称,去年9月21日早上,刚上完通宵轮班的自己从赌场大门没走出几步,就被一辆汽车冲前拦住去路,3名劫匪从车上下来,将自己团团围住,一人从背后用枪口抵住自己,另外两人用棒球棍毒打自己,并抢走自己身上的现金及手机,之后迅速逃离。陈先生称,被打后的自己虽然仍有意识,但伤势严重无法挪动,亦无法自行报警。直至有路人经过,才帮自己报了警,才被救护车送院救治。

送院后,陈先生被诊断出颅内出血、视力受损等伤势,住院3天后,被医院要求回家休养。然而,修养至今,陈先生仍未恢复健康,定期需要到康复中心覆诊治疗。陈先生表示,现时不时会觉头昏脑涨,脑筋也没有事前灵活,语言表达能力也不如前。

走出赌场不属工伤范畴

由于陈先生依然是赌场员工,享受赌场为其购买的医疗保险,因此并不需为医药费犯愁,然而,作为家中的经济支柱,停工半年以来,家中的收入锐减,生活质量大不如前,再考虑到今后的生计问题,陈先生和妻子也是不敢乐观,于是向律师询问是否能向施暴者索偿。据陈先生表示,宾州警方最近在侦查该案上获得了重大进展,在一间废弃的房屋内找到陈先生的证件以及空气手枪及棒球棍,只要比对DNA后就能确认嫌疑人。

律师戴禺指出,由于被劫时陈先生已经下班,并走出了赌场范围,因此不属于工伤范畴,不能向僱主索偿工伤赔偿;至于向施暴者索偿,则需聘请律师向对方发起民事诉讼,不但律师费昂贵、耗时长,而且即便胜诉,也难以从个人身上获取赔偿。戴禺建议陈先生,可尝试到当地的社会安全局,申请社会安全残障福利,若被鉴定为合符伤残金领取资格,获社安局批准,就可每月领取伤残福利,减轻生活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