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纽约 > 正文

纽约陷不平等危机 白思豪须大胆行动

《星岛日报》报道:纽约市目前正处于“过度成功”的危机之中,在经历过1970至80年代的艰难时期之后,现在成为了世界上最安全及最受欢迎的城市──但与此同时,收入差距极大,是全球其中一个最不平等的地方。

据《纽约时报》报道,过去几十年以来,纽约市内的富者愈富,但百姓生活就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倒退。昔日的高档化地区,变得有如失控般发展,但中低阶层地区,却由于小商户难以维生,加上租金愈升愈高,令多区出现十室九空的冷清。

市长白思豪在上任时,曾承诺着力解决“双城记”的断层情况,但收入不平等的情况只是继续恶化。虽然常常打着反高档化的旗号,但白思豪在这方面的工作却显得力不从心。外界认为,若果他如普遍预料成功连任的话,应该要更大胆进取地行动。当然,收入不平等问题并非纽约市专有,而全球各地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虽然纽约市利用太多债务来支付公共服务,但就未有因而出现财政问题,反之,问题核心在于根深柢固的种族主义和阶级政策。

早于1900年代,随着非裔从南部逃到北方城市,令纽约市开始变得多元化。但当时联邦政府不喜欢种族混合,特别担心下层阶级的多种族联盟可能产生叛变。直至1930年代,联邦住房管理局建立了制度化划区,将城市根据投资风险评估划分为不同部分。那些意大利人、犹太人和非裔居住的地区,被标记为“危险红色”地区,禁止进行投资,渐渐变成贫民窟。而在其后数十年时间,问题一直未有解决。

在往后的政策和紧张局势中,新保守主义者把不同的城市问题归咎于低收入的非裔和西裔。许多白领工人阶级支持对城市贫民进行惩罚的政策,从而助长富者愈富。在过去30年以来,纽约一直奉行单一政策,为强者提供更多权力,而没有纠正根深柢固的不平等现象。当权者利用划区、土地征用及企业福利计划等,让大企业及发展商享有数十亿元的税收减免──当中包括特朗普总裁,也在纽约市获得至少8亿8500万元的豪宅建筑补贴。

一旦白思豪成功当选的话,必须解决纽约市出现的不平等危机。有专家提出几点可行措施,包括提高富人税、支持商业租赁公平的小企业生存法、把地区决策权交到公众手、向业主征收空置税、透过划区限制连锁店、减少房地产投机并征收豪宅税,以及改革竞选资金,令房地产资金不再政治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