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纽约 > 正文

电召车司机以死抗议 斥政客摧毁出租车业

《星岛日报》报道,一名电召车司机由于不甘生计被政客破坏,导致生活陷入困顿,于5日在市政厅外吞枪自杀。

一名电召车司机由于不甘生计被政客破坏,导致生活陷入困顿,于5日在市政厅外吞枪自杀。

综合《纽约邮报》及《每日新闻》报道,61岁的施弗特(Doug Schifter)于5日早上7点10分在Facebook上发表自杀消息,指责在市长白思豪、州长柯谟及前市长彭博,令行业经营惨淡。

施弗特写道,“彭博、白思豪及柯谟各自出手,摧毁一个曾经蓬勃发展的行业。他们只顾自己数钱,却无视我们无家可归及飢肠辘辘。我不会成为一个为小钱卖命的奴隶,我宁愿死去。”

他开着一辆租来的黑色日产Altima轿车,停泊在市政厅东闸,即市长使用的出入口,然后在车内以猎枪自轰头颅死亡。

在案发时,白思豪正动身前往奥本尼途中。

施弗特住在宾州Thornhurst小镇,人口只得1085人。在长篇的脸书宣言之中,他自言身体状况很差,而且没有医疗保险。在行文之间,施弗特把优步称为“骗子和小偷”,指责它及其他网召车公司把召车行业拖垮。“我在过去14年以上的时间内,几乎每星期连续工作100-120小时。当我于1981年入行时,平均每周只工作40至50小时。要是工作超过120小时,我根本不能生存下去。我不是奴隶,也拒绝成为奴隶。我希望今次的自我牺牲,可以引起公众关注司机的困境,并且作出改善,这样就不会白费。”

他指出,目前有超过10万名召车司机每天受苦,形容这是“新奴隶制”,而政客却任由更多竞争者淹没街道。但是,从2005年的破产申请看来,在优步等网召车面世之前,施弗特已经出现财务问题。记录显示,他欠债权人20万3000元,但身上只得14万6000元资产。他每月平均收入8162元,但工作成本开销达6278元,因此每月只剩下1884元。

纽约州的士司机联合会发言人表示,“在市政厅门外吞枪自杀,已清楚地向议员及监管当局表明:是时候需要作出改变。”

施弗特在召车行业内稍有名气,多年以来一直为业界新闻网站Black Car News撰文,大力揭示出行业的弊端。网站老板韦斯说,“我感到十分震惊,他是一个好人,只是为着生活而苦苦挣扎。”

业界组织The Black Car Fund的首席执行官戈尔茨坦表示,他也认识施弗特,并形容他是个“非常认真地对待自己事业的人,对于行业的发展方向感到十分沮丧,显然对市州府很多政策决定极不满意。”

白思豪表示,这宗自杀是一场可怕的悲剧,“我们一直以来希望为行业找出公平和平衡点。眼下在这方面,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