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纽约 > 正文

第六名出租司机自杀 市府无作为令人难以置信

核心提示: 出租车司机联盟18日在市府门前举行集会,纪念上周五被发现自杀身亡的也门裔司机萨拉(Abdul Saleh),并要求市府出手立法,解救濒临绝境的传统出租行业。不久前刚刚自杀身亡的华裔司机曹耀明的哥哥曹耀均也到场声援,曹耀均说当他听到又有一名出租司机自杀的消息时即震惊又难过,”我以为我弟弟是最后一个。”他说。

i_1000x562_726326143

1/1 出租车司机集会悼念第六名自杀司机。

《星岛日报》报道,出租车司机联盟18日在市府门前举行集会,纪念上周五被发现自杀身亡的也门裔司机萨拉(Abdul Saleh),并要求市府出手立法,解救濒临绝境的传统出租行业。不久前刚刚自杀身亡的华裔司机曹耀明的哥哥曹耀均也到场声援,曹耀均说当他听到又有一名出租司机自杀的消息时即震惊又难过,”我以为我弟弟是最后一个。”他说。

萨拉是继曹耀明之后,在过去六个月中自杀的第六名出租司机,来自也门的萨拉59岁,开出租车已经30年,上周五他的室友、一位与他分租出租车的司机发现萨拉在布碌仑的合租公寓中上吊身亡。

??萨拉的朋友说,萨拉每天开车12个小时,但仍然入不敷出,他每月定期寄钱给仍在也门的老母亲,还要支付租车的费用,负担沉重。最近一段时间萨拉一直情绪低落,却没想到他也走上绝路。

到场者多与死者素不相识

昨日的集会上,萨拉的家人并未到场,很多到场者与他素不相识,但同为挣扎中的出租车司机,他的离去让他们觉得失去了一位兄弟,也联想起自身惨淡的境遇。

来自孟加拉国的司机哈桑(Mohamed Hasan)再次将矛头指向Uber等网络叫车公司,”太不公平了。”他说。”他们的司机不用买车牌,我们要花巨资买车牌,我们的价格受市府严格控制,他们可以根据市场情况随意调整价格,我们被要求要整改车辆加装残疾人上下车设施,他们就不用。我们双手被缚住,他们两手自由。我们辛苦工作,但最后孩子读大学的学费、自己的退休金也攒不下,我们的未来就这样被毁了。”

很多华裔司机也加入了昨日的集会,尚未从失去弟弟的悲痛中恢复过来的曹耀均说,已经六名司机自杀,但市府好像视而不见,令人难以置信。他说,现在弟弟曹耀明已经入土为安,一些好心人的捐款也让弟弟的家人暂时衣食无虞,但弟弟女儿的大学学费仍然没有凑足,这起事件给全家人心上留下的伤口永远也无法愈合。

周一到周五市府门前示威

华裔司机何先生说:”已经六个人自杀了,市府还没通过任何监管Uber的法案,一边是钱,一边是人命,你说哪个重?”

出租车司机联盟主席迪塞(Bhairavi Desai)说,目前市议会有一些监管Uber相关法案已经被提出,但内容与出租车司机们的要求相差甚远,司机们将从昨日起,周一到周五每天在市府门前示威,直到市府制定出切实保护出租车司机利益的法律。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六名 市府 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