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纽约 > 正文

房屋政策惹联邦诉讼 白思豪急忙划清界线

核心提示: 市长白思豪发表了一份长达7页的特别声明,解释自己为何不应为一宗针对市府房屋政策的联邦诉讼出庭作证。白思豪在声明中指出,自己并非微观管理者,而且对纽约市住房政策也没有独到见解。

《星岛日报》报道,市长白思豪发表了一份长达7页的特别声明,解释自己为何不应为一宗针对市府房屋政策的联邦诉讼出庭作证。白思豪在声明中指出,自己并非微观管理者,而且对纽约市住房政策也没有独到见解。

综合《纽约邮报》及《纽约时报》报道,该诉讼中的原告声称,居住隔离模式已根深蒂固,指责市府把一半的可负担住房单元预留给当地居民,变相令白人在一些较好的小区之中获得优先考虑,对少数民裔造成不公平。这宗2015年曼哈顿联邦法院诉讼指出,市府的行为是违反联邦公平住房法和市人权法。

白思豪为了避免出庭作证,发声明解释自己的管治理念,表示自己并未对其下属进行微观管理,并且基本上不了解他们是如何做出决定。

市长在宣誓的法庭文件中写道,”作为市长,我负责制定广泛的目标,并且在副市长的监督下,各机构通过内部政策、程序和工具实现这些目标。虽然我有时会对某个机构作出的具体决定表达意见,但我通常对该主题并没有独特的知识,只能根据提供给我的信息,对该机构的决定表示认可(或不同意)。”他强调,我不会对副市长或市政机构局长进行微观管理。

白思豪补充指出,诉讼中的市政策已可追溯到他上任前超过25年,距离其政府已经年代久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