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纽约 > 正文

医院摆乌龙弄错姓名 女子错为陌生人拔喉

核心提示: 根据鲍威尔的诉讼,混乱起始于7月15日,当时弗雷迪‧克拉伦‧斯威廉姆 (Freddy Clarence Williams)因吸毒过量因脑损伤而昏迷入院。鲍威尔说,当她去探望“弟弟”时,他嘴里插管及外表肿胀,虽然曾有亲属怀疑,但最后也以为医院不会搞错。

《星岛日报》报道,一名女子在其垂死弟弟的医院床边守护了好几天,签署同意让医生拔走其生命维持装置,并已在安排葬礼──竟然在这一刻才发现,那人根本不是弟弟,只是名字相似的陌生人。

NBC纽约报道,鲍威尔正起诉布朗士的圣巴拿巴医院,指责院方弄错病人身分,令她及其他亲人经历了一个多月不必要的悲伤。

鲍威尔说,“我当时十分担心害怕,只知哭泣尖叫,叫齐所有亲友来到。”事实上,她的真正弟弟威廉姆斯仍活在人世,只是被关在监狱内。圣巴拿巴医院发言反驳指出,这宗诉讼根本没有法律依据。

根据鲍威尔的诉讼,混乱起始于7月15日,当时弗雷迪‧克拉伦‧斯威廉姆 (Freddy Clarence Williams)因吸毒过量因脑损伤而昏迷入院。医院查看纪录后,见到弗雷德里克‧威廉姆斯(Frederick Williams)曾接受治疗,于是打电话给他的家人。

鲍威尔说,当她去探望“弟弟”时,他嘴里插管及外表肿胀,虽然曾有亲属怀疑,但最后也以为医院不会搞错。鲍威尔其后更签署了医生授权,于7月29日拔走生命维持装置,市法医直至8月16日才知道弄错身分。诉讼提出严重情绪伤害,但未有指明索偿金额。

鲍威尔说,她其后在法庭跟真正弟弟见面,并在监狱跟他通电,“他问我为甚么会想要杀死他,我解释说当已经脑死亡的话,根本就救不回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