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纽约 > 正文

餐饮业者现身说法 反对取消"小费抵薪"

核心提示: 现在小费依然是服务员的主要收入来源,虽然时薪不高,但加上小费,服务员的平均时薪可达20至25元,取消小费抵薪后僱主必须提供最低时薪15元,服务员收入反而减少。小费不等于性骚扰 取消该政策的支持者曾指出,不少依赖小费的女僱员不得不忍受上司或客人的性骚扰。

《星岛日报》报道,纽约州长柯谟于去年初提议取消"小费抵薪"(tip credit)政策,让依赖小费的员工达到纽约州最低时薪15元的目标,此举遭到众多华裔餐饮和美甲业者的强烈反对。服务者公平运动和"好客联盟"(Hospitality Alliance)于29日在华埠召开集会,约有60名业者现身说法,反对取消该政策。

"俗话说『一阔三大』,小费抵薪政策一旦取消,老板和员工都受损失。老板的人工成本将增加,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会大打折扣。"金丰大酒楼的老板蓝建明说,"金丰成立于1978年,目前共有200名员工,其中60人依赖小费生活。过去三年最低时薪不断增加,我的所有员工薪水一共增加约100万元。为了开源节流,我不得不减少员工的工时,原本一周工作40个小时,现在减到38个小时。菜肴价格也随之上涨,平均每年涨5%,如果再涨下去,我担心食客会流失。"他认为取消小费抵薪后,食客会自动减少小费,对员工来说又是一种打击。

服务者公平运动的成员曹锦明从事餐饮业,他表示10年前在曼哈顿中城的餐馆做服务员,一个月工资只有300至500元不等,但加上小费,每月工资可超过2000元。现在小费依然是服务员的主要收入来源,虽然时薪不高,但加上小费,服务员的平均时薪可达20至25元,取消小费抵薪后僱主必须提供最低时薪15元,服务员收入反而减少。

小费不等于性骚扰

取消该政策的支持者曾指出,不少依赖小费的女僱员不得不忍受上司或客人的性骚扰。"好客联盟"的执行总监瑞吉(Andrew Rigie)对此反击,"如果真是如此,为什幺不干脆取消小费,反而还继续保留小费制度?"他还认为,取消小费抵薪无法减少"薪资盗窃"(wage theft)现象,一些僱主甚至会因此裁员或减少工时,进一步降低员工的收入。

"我在餐馆做服务员约有10年,过去多年提高最低时薪,并没有给我买带来好处。虽然现在的老板是依照法律提升时薪,但我的工作时间被削减,工作强度增加,小费收入也减少了。在华人社区绝大部分服务员无法拿到最低时薪,这众所周知,因为政府没有严格执法,这对遵守法律的僱主来说是不公平的,也任由薪资盗窃发生。"郭秀云说,"希望政府加强执行劳工法,而不是取消小费抵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小费 抵薪 服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