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纽约 > 正文

纪录疫情中的纽约 华裔艺术家:”我们都是幸存者”

核心提示: 本来郑连杰原定3月29日在曼哈顿中国艺术馆举行形象个展,并现场为中国的疫情创作行为艺术作品《幸存者》,但展览因为疫情推迟。于是他拿起相机和摄影机,开始纪录纽约的疫情。他走访惠特尼、大都会和当代艺术博物馆,纪录他们在灯火熄灭闭门谢客后的荒凉。

《星岛日报》报道,疫情期间很多人大部分时间都躲在家里居家避疫,但华人艺术家郑连杰却比平时更频繁的出门,他见过空空荡荡的地铁列车,见过私下无人的时代广场,见过钉上木板的惠特尼博物馆,见过暴徒打杂五大道上的商店。他用相机和录象机把这些都记录下来,这组名为《幸存者-纽约现场》影像作品集计划晚些时候在纽约和北京两地展出。 

旅居纽约超过25年的郑连杰说,他认为现场就是历史,纪录就是艺术。2003年中国发生SARS时他没在现场,这次疫情最开始在武汉发生时,他也没在现场。但他没想到病毒会这么快在整个世界传播。”纽约成了疫情中心,很多事变得跟我直接相关。”郑连杰说。本来郑连杰原定3月29日在曼哈顿中国艺术馆举行形象个展,并现场为中国的疫情创作行为艺术作品《幸存者》,但展览因为疫情推迟。于是他拿起相机和摄影机,开始纪录纽约的疫情。 

美国为自由付出代价 

疫情最高峰的那些天,往往是出门是地铁车厢里只有郑连杰一个人。他在时代广场拍摄,傍晚6、7点整个时代广场只有一个人在吹萨克斯,更显的孤寂空旷。他走访惠特尼、大都会和当代艺术博物馆,纪录他们在灯火熄灭闭门谢客后的荒凉。示威开始后,惠特尼博物馆四周钉上了木板,让郑连杰想起曾经的柏林墙。”这种景象在美术馆史上都没出现过,这些木板也是一面种族的墙,让人看不到墙后面的东西。”郑连杰说。 

郑连杰说,2020年是对人们的价值观颠覆、让人重新考虑生活环境的一年,这场疫情改变的不光是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方式,还有现实世界的规则。比较中美之间对疫情的处理,很多华人认为中国表现更为出色。但郑连杰说疫情显示出中国仍然缺乏世界性的思维,而美国的疫情后来更加严重的确与这里的自由有关,”美国这次为自由付出了代价。”但他说仍然认为自由是神圣的、崇高的。在他所居住的布鲁仑新兴艺术区Bushwick,一开几乎没人戴口罩,公园里很多流浪汉聚集也没有遵守社交距离,但警察并没有干涉他们的行为自由,只是劝诫。 

郑连杰认为对这种做法加以指责的人是对自由民主理解不够,美国的自由空气其实渗透到生活的各个层面,应当从整体角度来评判。”面对邪恶的病毒,我们同时也要思考自由的意义,在中国的艺术家有多少人能表达对社会的真实感受?”这也让早期移民美国的他觉得自己自始至终都是幸存者,并不只是因为这次疫情。在2月底写的一首名为《幸存者》的诗中,他说:”远行的幸存者戴上了口罩/远行的幸存者听黄鹤飞过千年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