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纽约 > 正文

游客去按摩遭性侵 按摩师身份或造假两年内无法确认

核心提示: 因为担心遭到更严重伤害,贝慈说 自己当时”僵在那里,非常害怕。”事发后,贝慈匆匆结束了周末的度假,离开了纽约。 贝慈在诉讼中指出,这家有着141个房间的酒店在雇佣涉事按摩师时,”没有查证他的身份、没有进行背景调查,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星岛日报》报道,一名来自伊利诺伊州的女游客主张,自己在于2018年来纽约时,在所入驻的下东城Sixty酒店遭按摩师性侵。时隔两年,仍然未能获知涉事按摩师的真实身份。 

来自伊利诺伊州的贝慈(Margaret Betts)于2018年10月的一个周末,和友人相约来到了纽约,并在位于下东城艾伦街(Allen St)的Sixty酒店(Sixty LES)入住时,将房间升级为了每晚2300元的复式顶层住房。抵达当晚,贝慈亦向前台预约了加之150元的室内按摩。随后,一名叫做Yuri的男子来到贝慈房间,为其提供按摩。未做多想的贝慈亦默认该男子为酒店的按摩人员,并在放松的气氛下很快睡了过去。 

但很快,被惊醒的贝慈便发现,该名男子正将其手指插入贝慈下体。而据贝慈于本月22日在曼哈顿联邦法庭所提交的诉状显示,该男子这一行径持续了长达30多分钟。 

当时不敢反抗不敢呼救 

现年41岁的贝慈是一名瑜伽老师。回忆起当晚,她表示:”我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我以为自己做错了事。” 

据悉,事发之时,贝慈的好友则正在这个总面积达2000平方呎的复式住房的另一端睡觉。面对身高约5呎10吋、体型健壮的袭击者,只有5呎4吋高的贝慈表示,自己当时不敢反抗,也不敢呼救。因为担心遭到更严重伤害,贝慈说自己当时”僵在那里,非常害怕。”;”我一直在想,我该怎么办?我要怎样逃离这里?”随后在某一刻趁机逃了出来。事发后,贝慈匆匆结束了周末的度假,离开了纽约。并在数日后报警并告知了酒店方面。 

贝慈说,酒店的一名经理表示,将取消日后该按摩师的所有预约。但在数周之后,贝慈获一名市警警探告知,酒店无法或不愿提供该男子的身份信息。贝慈的律师马里奥提(Renato Mariotti)表示,酒店声称已将信息共享给警局,但是”我们随后发现,他们并没有配合工作。” 

贝慈在诉讼中指出,这家有着141个房间的酒店在雇佣涉事按摩师时,”没有查证他的身份、没有进行背景调查,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目前她虽已向该酒店提起诉讼,但诉讼的具体伤害缘由则尚不可知。而酒店方面则亦未予以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