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纽约 > 正文

商铺难交租地税持续上涨 侨团楼宇凭缴罚款贷款苦撑

核心提示: 他表示,尽管目前曼哈顿楼价已普遍降低,但政府每年一次的楼价评估并不曾调低,只往上调,都是增,今年的地税比去年则增加了15%左右。”同样的地,楼同样的破,但每年还是加。以前楼市是好,但现在有价无市,出的价钱没人买”于金山说,”小房东挤在中间,被两边压挤很辛苦。”

《星岛日报》报道,随着新冠疫情的此消彼长,难承其重的除了小商家和租客外,还有小房东这一群体。作为曼哈顿华埠诸多楼宇的所有者,许多侨团正面临着租赁的商铺交不出租金,而地税仍持续上涨的艰难境况。如今正凭借缴纳罚款或寻求贷款来维持运营。 

纽约中华公所主席于金山介绍,位于华埠勿街上的店铺中,有30多家商铺所租借的店面属侨团所有,占所有商铺的四分之一。他表示,与中华公所一样,华埠绝大部分有楼宇的侨团都是非牟利机构。但和其他享有政府拨款的非牟利机构不同,华埠侨团所提供的服务均为自掏腰包所支付且并非靠楼宇来赚钱,而是靠楼宇收入为各自会员服务。在当前纽约地税逐年攀升的状况下,于金山认为,华埠侨团的服务”应该更值得鼓励和爱护”。 

他指出,市政府年年提价,不是答应不增加地税,而是答应不增加地税的比例。而从计算的方式来看,华埠侨团的楼宇在每年的政府估价时都会被增值,所以每年地税也会相应往上涨。 

他表示,尽管目前曼哈顿楼价已普遍降低,但政府每年一次的楼价评估并不曾调低,只往上调,都是增,今年的地税比去年则增加了15%左右。”同样的地,楼同样的破,但每年还是加。以前楼市是好,但现在有价无市,出的价钱没人买”于金山说,”小房东挤在中间,被两边压挤很辛苦。” 

据悉,在华埠侨团所拥有的楼宇中,楼上大部分房子均为按照政府规定所设置的租金管制房和稳租房,楼下的商铺多为地税的主要承担来源。于金山表示,疫情前大家已经叫苦连天,说地税太贵,加上楼上的稳租房不能收太多钱,是”赔本的charity(慈善)”,主要靠楼下店铺承受所有地税。但疫情以来,楼下商铺几乎没有一家可以支付这些房租和地税,直言”完全吃不消”。 

针对政府所出台的一系列延缓交租的举措,于金山表示,在收不到房租的情况下,地税和水费将成为小房东须承担的一笔极大负担,认为将地税和水费同时延缓才是正解。尽管一直在沟通,但目前小房东仅获得了罚款比例的降低,迟交地税所须支付的罚款从以前每季度的18%降到了每季度7.5%,”负担太重”。 

据悉,联成公所此前因内部纷争,地税一直未缴,现管理团队接手后,面临着数十万元地税欠款。面对着一直在迭加的罚款,其团队目前计划以筹款和贷款的方式将所有地税先支付掉。 

于金山表示,在目前的状况下,侨团没有收入支付各项费用,付不出来本金,就只能暂凭付罚款来勉强维系。不是每个公所都有积蓄,可以找到钱或者可以贷款。各侨团平日的收入刚够所有开支。诸如水电费、楼上的修理费、请工人的打理费,以及会员的敬老金和奖学金还有春宴等,都是从这些收入中出。如今很多侨团已经没有宴会,没有福利,敬老金和奖学金亦已被取消。 

于金山表示,租金管制是好事,也是好意。但不应慷其他人之慨,政府的福利政策是政府的事情,不应该让老百姓来负担。政府福利是政府的事情,不能压到老百姓身上。他理解各级政府都靠收取地产税来支付薪水,收不到地产税也成问题。整个是一个结构链,最基本的环节出问题,导致一下子统统出问题。希望大家都稳定,能够负担捱过疫期。大家都是唇齿相依,不是敌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