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纽约 > 正文

司机送货疑被打晕 附近店家:几十年没发生过这种事

核心提示: 陈绍玲说,当地媒体对陈泽强的事没有任何报道,警局在她前去所要报告时竟然要她找当事人签字授权,而医院在陈泽强住院两天后就来催讨账单,这一切都令她心寒。”她的指甲店疫情期间生意大减几乎关门,14岁的小儿子现在一个人留在家里,而她自己为照顾先生住进了雪城的酒店。”

《星岛日报》报道,一名华人司机一周前从纽约开车到上州雪城送货时疑遇到袭击,晕在停车场室外数小时,送到医院时生命垂危。虽然细节尚未确知,在当前反亚裔仇恨犯罪高涨的背景下,事件令当地华人人人自危。事发附近中餐馆老板表示,在此经营几十年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现在晚上下班回家手里都随手拿着棍棒以防万一。 

55岁的陈泽强来自广东,已经做卡车司机近三十年。3月1日他帮雇主爱新鲜超市集团送货到雪城,当晚将车停在雪城大学附近一家户外停车场,在车里休息,却遭遇不测。第二天凌晨,巡逻警察发现陈泽强倒在停车场里。根据警方的报告,陈泽强被发现时脸向下倒在车前,车的引擎处于启动状态,陈泽强一动不动,也不能讲话,只是用眼睛开着警察,不时眨一下眼。车内显示盘、油箱和前轮边上均有血迹。一件蓝色外衣和一串钥匙散落在驾驶侧车门外的地上。救护人员赶到现场时陈泽强的体温只有92度(人体正常体温为98.6度),他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医生告诉警员因为颅腔内的损伤,陈泽强被列为”生命垂危”状态。 

案发停车场附近中餐馆”香港外卖”老板杨中说,当天早上六点多他接到垃圾公司的电话说店门前被封,很多警察,没法收垃圾。杨中当即赶到店里,发现警方已经封锁了现场。他说,陈泽强为这片地区送货多年,之前就与他认识。前一天晚上,他看到陈将车停在停车场,并对他说因为怕住酒店感染病毒,打算在车里过夜。杨中当晚10点40打烊离开时,陈泽强还安然无恙。杨中说,当天晚上雪城地区温度极低,料是陈泽强凌晨遇袭晕倒,之后被留在停车场,如果再晚一点被发现,可能会有冻死的危险。杨中帮忙联系到了陈泽强纽约的家人。 

刚在史丹顿买房子 

杨中说,警方已经取走了他店里的录像,但目前警方没有告诉他们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说该区人口结构多元,治安属于中等,自己在当地开店开店30多年,曾经见过客人在店里吵架,也有偷窃现象,但几乎致命的袭击事件从来没有发生过。这起事件之后,雪城当地华人小区人人自危,在当地华人微信群中,人们在讨论歧视攻击、仇恨犯罪的可能。杨中说,他现在晚上下班手里都会”抄个家伙”以防万一。 

陈泽强的太太陈绍玲说,她在华埠的指甲店工作,2日早上正在上班的路上就接到电话说先生出了事,立即和先生的哥哥一起赶往雪城。陈泽强一直昏迷直到昨日才醒过来,但仍然住在重症监护室,时醒时睡不能讲话。她说,陈泽强跑这条线路已经几十年从没出过问题。她说,先生乐于助人工作勤恳,朋友也很多,但他从不惹是生非,不可能跟人冲突。陈绍玲说,当地媒体对陈泽强的事没有任何报道,警局在她前去所要报告时竟然要她找当事人签字授权,而医院在陈泽强住院两天后就来催讨账单,这一切都令她心寒。”他是个华人,可他也是一条命啊。”陈绍玲说。 

陈绍玲说,家里两个月前刚刚在史丹顿岛买了房子,还没入住,欠着三十多万房贷。她的指甲店疫情期间生意大减几乎关门,14岁的小儿子现在一个人留在家里,而她自己为照顾先生住进了雪城的酒店。”如果我在酒店或医院感染了新冠,我儿子怎么办啊。”陈绍玲说着就哭了起来。 

爱新鲜超市集团老板邓龙说,陈泽强已经在该公司工作20多年,人很老实从来不惹事。公司对去外地送货的员工提供住宿补贴,但员工为了省钱或担心感染病毒在车里过夜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他说,现在公司已经派了专人跟进这起事件,也准备为家属提供一定的住宿报销。 

雪城警局的值班警员拒绝透露案件相关信息,并称警局公共关系发言人周末不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