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旧金山 > 正文

共同敌人特朗普?草根新贵释前嫌

核心提示: 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科技公司职员伯兰(Laurence Berland)总是以好奇只心来观望政治抗议。

《星岛日报》报道: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科技公司职员伯兰(Laurence Berland)总是以好奇只心来观望政治抗议。他住的旧金山米慎区有很好的位置观看政治示威游行。这里曾经是一块位于全国激进主义的中心的移民小区,现在越来越多地住进了像他一样的成功高科技职员,推高了当地租金,每日乘坐豪华大巴到硅谷通勤。

对于旧金山的行动主义左派,从占领华尔街示威、到抗议伯兰所在邻里的贫富分化,他有一种混杂着同情和困惑的情感,但现在他和街上活动家之间的距离缩小了。

最近一天,伯兰站在百来人中间,在市中心一个博物馆外反对总统特朗普。其中有和他一样的软件工程师,也有那些在科技公司自助餐厅工作的工人。当一名组织者问他是否愿意加入一个草根网络时,他说已经报名参加了。

旧金山曾是反对越战和争取同性恋权利的前哨,最近则围绕高技术行业给当地带来的经济不平等,争议尘嚣日上。双方却在左派反对特朗普的战役中,达成了平时几乎不可能的联盟。老成员即反对资本主义的活动分子,与新成员即自由派的企业技术员工,正在捐弃前嫌,对付共同的敌人。

这两股自由派美国人势力曾经互掐多年。由于许多人无力承担湾区不断高涨的租金,抗议驱逐房客之声不绝于耳。再想想不久之前,那些喧嚣的集会,高声阻止鲜亮的谷歌巴士将高科技职员从旧金山带到硅谷园区。伯兰也曾在谷歌工作过。

来自屋仑的布鲁克斯(Cat Brooks)是“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中的活跃分子。尽管他目睹了科技行业的扩张让某些人生活更困难,然而,她仍然欢迎新的能量注入抗议舞台。“问题不是谁先来的 ”,她说,“而是我们如何去提供支持?这个时候分裂毫无益处。”

科技界对特朗普的强烈反对,始于特朗普最早推出行政命令,禁止来自7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入境之时。科技行业素以其对移民的开放而自豪。美国有大约四分之一的科学和技术劳动力来自移民,其中包括不少明星企业的创始人。包括谷歌、脸书和Uber在内的近100家科技公司联名提交了法庭陈述,敦促法院暂停禁令。俄罗斯移民谷歌联合创始人布尔(Sergey Brin)还在旧金山国际机场加入了抗议活动。随后, 一场前所未有的全公司罢工在谷歌举行。今(14)日科技公司还有计划进行“Tech Stands Up”全国抗议集会活动 。华裔Kai-Ping Yee(音译:余开平)于1998年从加拿大移居湾区,在柏克莱加大获得博士学位,2007年在谷歌慈善部门担任软件工程师。现在,他在一家初创公司工作,帮助移民送钱回家。选举结束后,他协助创建了一个在线承诺书,获得成千上万的科技职员签名,反对建立任何变相穆斯林登记或有助于驱逐移民的数据库。

虽然余是加拿大公民和美国合法永久居民,但他对特朗普上台后的移民政策感到震惊,因为他不得不考虑一个应急计划,以防将来不能在美国生活。美联社旧金山电

责任编辑:杨德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