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旧金山 > 正文

加州逾6000性罪犯 居无定所难以追踪

《星岛日报》报道,加州登记性罪犯陷入无家可归状态的人数与两年半前相比,基本持平。即使加州最高法院在两年前下令放宽对性罪犯居住地的限制,但截至今年7月,加州共有6329名注册性罪犯流落街头,相比起来,2015年1月时这个数字为6422人,可以说情况没有明显改善。

根据法律,性罪犯必须在加州司法局注册,每次搬家都要向该局报备新地址。但是当性罪犯失去住所,就不会及时更新信息,导致执法部门难以追踪,却方便一些人再次犯罪。

大约10年前,加州选民通过提案,禁止性罪犯在学校、公园或一些儿童聚集场所2000呎范围内居住,这就是加州版的“洁西卡法”(Jessica's Law)。但这条法律导致性罪犯无家可归者人数在之后激增3倍。加州最高法院在2015年3月下令,放宽居住地限制,这被人们认为可以让性罪犯无家可归的数量有所下降。但事实是两年半过去了,性罪犯无家可归的问题仍然存在,没有明显好转。

近6400名性罪犯流落街头,在代表加州性罪犯联盟出席加州性罪犯管理委员会的心理学家伯拉加米(Gerry Blawsingame)看来,是一个重大问题,需要各方重视。他认为,造成这现象的原因比较复杂,难以说清楚。

委员会打算花2.5万元邀请圣荷西州大的有关专家对问题成因进行调研,同时考虑是否要修改法律,改变性罪犯要终身注册的规定。

推动修法的人士认为,让性罪犯终身都要向司法局注册报道,将会让这些人难以找到工作,更容易流落街头。而上述说辞也在两年半前,说服最高法院法官同意推翻“洁西卡法”,因为执行法律规定,相当于性罪犯无法在加州主要城市的大部分地方居住。

法官同意专家的意见,认为让性罪犯拥有相对稳定的住所、工作甚至成家立业,有家人牵绊,能够有效减少这些人再次犯案的机会。同时当性罪犯失去永久性房屋后,执法人员更难追踪这些人的去向和行为。

美加两国研究人员及加州司法局参与的一项在2016年进行的研究显示,难以融入社会正常生活的性罪犯再次犯案的可能性,比对照组别要高好几倍。加州注册性罪犯中,只有6%的人没有固定的住所或房屋,但这部分人占了缓刑期再次因性犯罪被捕人数的19%,占了假释期再因性犯罪被捕人数的1/3。

2014年,橙县两名无家性罪犯就被控强奸和杀害4名女性。其中一人已被判死刑,另一人正等待审判。

虽然最高法院下令放宽性罪犯居住限制后,3/4之前受到限制的性罪犯已经可以自由选择住所,但地方政府反应迟缓,仍然在执行洁西卡法的规定,可能造成性罪犯仍然容易陷入无家可归的困境。为此,“加州改革性罪犯法律协会”主席Janice Bellucci代表性罪犯状告23个南加州地区的城市,导致其中16个城市修改该市对注册性罪犯的居住限制规定。今年4月,她警告如果州内其他50个城市再不改变相关规定,也会遭到控告。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加州 罪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