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旧金山 > 正文

网上公开“我也是” 性骚扰受害人分享经历

《星岛日报》讯 49岁的韦尔琪(Duana Welch)在20多年前是一名博士研究生,深知检举职场性骚扰会给自己带来的后果。于是,她像大部分受害人一样保持沉默,希望忘掉在职场上遭受地位较高的男人的调戏行为。直到“#MeToo”(我也是)标签的出现。韦尔琪表示:“我立即加入,我知道时候终于到了,这是我首次公开过去经历的骚扰和不当性行为。”

加州健康媒体《California Healthline》报道,韦尔琪等数以百万计的女性忽然间涌现,在社交媒体使用#MeToo撰文,原因并不如表面上那么简单。一套复杂的心理和社会因素正在发挥作用。荷里活大亨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骚扰丑闻,促使大量被控骚扰者和不愿保持沉默者曝光,所揭露的问题超越了受害人数众多的事实。

研究性骚扰超过30年的伊利诺斯州立大学(ISU)荣誉心理学教授普赖尔(John Pryor)表示,承认是受害者会造成自己声誉受损。他指出,研究表明,那些能够隐藏烙印者通常会避免自己被贴上“标签”,但在性骚扰方面,当出面表示“我也是”的人越多,这个标签的烙印就会变得越轻微。

加州沙加缅度市立大学(SCC)的心理学和妇女研究教授皮特曼(Gayle Pitman)表示,从#MeToo贴文中获得“几乎像净化灵魂”的感受。

她认为这些受害人大概都觉得如释重负:“我终于可以透露此事。”但她认为受害者还有一些恐惧,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人们会如何看待自己?她指出,受害人有可能因此重新经历创伤,或者克服了过去的伤口,很多遭受性暴力的人可能从未接受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治疗,长时间处于压抑状态,直到被某件事所触发。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人出面证实自身经历,引发二度创伤的风险因而降低。圣他克拉大学心理学荣誉教授吉尔伯特(Lucia Gilbert)表示:“你会比较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或我做错了事而责怪自己。”她指出,此事使受害人获得认可,获得这个文化的认可,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专家认为,社交媒体是产生此变化的核心。无党派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的莲哈特(Amanda Lenhart)表示:“它把一个人的经历连接到一个更广泛的经历,同时为你的经历创造了重要性,即我是这个巨大风暴的一部分。”

一向批评社交媒体的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特温格(Jean Twenge)亦认同,#MeToo的趋势代表社交媒体的正面性,让人迅速聚集在一起分享亲身遭遇。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受害人 性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