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旧金山 > 正文

饱受租客及律师纠纷 华裔业主被困扰15年

核心提示: 在黄生与该白人律师的纠纷出现后,根据仲裁文件,黄生另聘一日裔律师代理,将市府赔偿额降至13万3千多元。

《星岛日报》报道,旧金山米慎区华裔业主黄某致电本报申诉,因为租客纠纷、租务和房屋条例及律师问题,被困扰至今近15年。粗略统计,黄某已花费超过3万元于楼宇检查、修整房屋和律师等费用,被政府罚款13.3万千多元,目前还在被追讨另外2万2千多元律师费。

黄氏夫妇于1986年起住在米慎区一所已有100年历史的老房子中,他们原本平静安稳的生活在2004年被打破。黄先生回忆道,那时有墨西哥裔租客入住后,家中及维修琐事繁多。

市府罚单不可忽视

市楼宇检查局(DBI)上门检查后,要求屋内进行多项改拆工程。但由于违反房屋条例的地下储物室和阁楼被租客霸用及居住,黄某在担心违反租务条例的情况下,难以纠正违例事项。因多年来未进行房屋改修工程,黄氏夫妇在2014年年底被市和州府起诉,随后被发出45万元罚单。

本报记者就该事件向楼宇局局长许子汤查询,他建议收到楼宇局罚单的业主要及时作出改正,如有需要可聘请律师解决。若遇上”租霸”问题,许子汤表示,只要业主立即向楼宇局申请许可证来修改违规设施、将其合法化,在拥有法律文件的情况下,业主不需担心被租客控告,租客将承担责任。他提醒道,业主千万不要忽视罚单,要作出行动纠正问题,否则只会加重罚款金额。另外,楼宇局提供完善的双语服务,设有粤语专线电话415-558-6699,许子汤欢迎对房屋条例有问题或不清楚的业主致电,或亲自前往楼宇局查询,地址是米慎街1660号1楼(1660 Mission Street First Floor)。

与代表律师卷入收费纠纷

面对45万元巨额赔款,黄某通过旧金山律师公会(Bar Association)转介,2016年初聘用了一名白人律师,黄某称因语言能力及沟通问题,其后卷入与该律师之间的收费纠纷。根据律师公会下设的律师费纠纷委员会交予旧金山和县高等法院的法律文件,黄氏夫妇和儿子联署了该律师的聘用协议,承诺支付1万元聘用押金,文件中说明这1万元不是预计的律师费总额,并无法保证律师费用总额及案件结果,律师账单会以每月计算及寄送。黄某则称,该律师曾口头承诺律师费用不超过这1万元。

该律师日前接受本报记者电话查询时表示,他每小时收费450元。法律文件显示,该律师成功将黄某的45万元罚单减至15万元,黄某首一个月的律师费用逾1.7万元,黄某称他为之感到震惊,最后共支付1.6万元。同年秋季,双方仍无法就案件要求及费用达成共识。文件指,黄某认为该律师提供的服务只值6千元(约13小时服务),该律师认为其服务值接近4万4千元(约97小时服务)。通过旧金山律师公会的具约束力仲裁(binding arbitration),三名仲裁员决定黄某须支付近4万元律师费。考虑到黄某先前已付的1.6万元律师费,以及2600元仲裁申请费须由黄某与该律师平分,共计22644.78元。由于该仲裁具约束力,黄某和律师均不得就裁决上诉。而在黄某与该白人律师的纠纷出现后,根据仲裁文件,黄某另聘一日裔律师代理,将市府赔偿额降至13万3千多元。

律师费纠纷解决方案

对于不熟悉地方、州及美国条例和法律,甚至是有语言障碍的华裔移民来说,遇上民事纠纷、政府诉讼简直是晴天霹雳。聘请律师是为了获取法律援助、保障个人权益,但假若再卷入与律师之间的收费纠纷,要如何处理?

本报记者联系到加州及联邦法院资深出庭律师、加州及全美律师公会会员伍雄杰查询,他表示,加州律师公会提供解决律师费纠纷的项目,假如当地城市的律师公会也提供该项目,将代为受理。

伍雄杰说,若书面协议的律师费,即争议金额高于1千元,律师有义务告知客户其申请进行仲裁的权利,而低于1千元律师费的情况并不常见。若客户选择进行仲裁,律师公会将就案件作出裁决。仲裁分为有约束力或无约束力两种,根据旧金山律师公会网站资料,双方当事人不可上诉有约束力仲裁裁决,但可由有管辖权的法院撤销或更正。

伍雄杰提到,客户与律师的协议中不抉择仲裁类别,律师公会亦不会作此决定,在双方当事人都同意的情况下可选择有约束力仲裁,否则将进行无约束力仲裁。客户与律师亦可在双方的同意下,或就无约束力仲裁的决定进行调解,以达成协议。若客户仲裁、调解均不选择,律师可控告客户不付费。客户亦可到法律援助(Legal Aid)咨询。

至于英文能力有限的华人客户,伍雄杰律师建议客户聘请说中文的律师,以避免沟通障碍。他续道,若华人客户选择聘请说英文的律师,可要求律师提供中英版本合同和翻译人员。伍雄杰提到,客户不应以律师费的数目作聘请律师的先决条件。他指,律师的专业和经验最为重要,其职业道德亦不可忽视,律师费用与服务质素和水平将成正比。

旧金山律师公会提供法庭以外、解决纠纷的项目服务,包括客户与律师及律师与律师之间费用纠纷项目、调解服务等等。至于语言方面,本报记者日前致电查问,该律师公会”非诉讼争议解决方法”(ADR)主任Carole Conn表示,律师公会缺乏多语言服务资源,但会尽力提供所需协助,客户亦可聘请翻译员,邀请亲友帮忙翻译,或向代表律师要求提供翻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