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旧金山 > 正文

不走奥巴马老路 贺锦丽打种族牌

核心提示: 那一刻非常引人注目,不仅仅因为它削弱了拜登作为领先者的地位,还有贺锦丽主动曝露出美国史上最深刻的伤痕,代表与奥巴马首次竞选活动的截然不同作法,奥巴马当年试图定位为后种族歧视时代的候选人,不到非不得已时不愿主动触及种族话题。

《星岛日报》报道,贺锦丽忘不了在爱荷华州2008年党团会议前夕,为民主党总统提名候选人奥巴马助选,遇到一位年长的黑人妇女告诉她:”他们不会让他赢的。”贺回忆,这名妇女不想去参加党团会议,因为不想失望而回。

对于贺锦丽来说,那是一个充满启发性的时刻,说明了包括非裔等许多美国人,对可以成为国家元首者划地自限。

时光辗转过了12年,美国政治依旧受到种族和性别问题的困扰,贺锦丽呼吁美国人再次扩大对”可选性”的定义。

她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有时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让人们看到这是可能的。”她讨论了种族问题,以及作为寻求大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最有潜力黑人女性,所面临的处境。

这名来自加州的54岁新科参议员毫无畏惧地接受这个角色,在竞选活动中引入越来越多的个人经历,譬如上月与前副总统拜登就学校巴士进行激烈的争论。其竞选团队早已准备就绪,随后迅速在推特网站贴出绑着一个马尾巴的贺锦丽年幼照片,然后出售带有该图像的T恤。

随着在竞选中的地位进一步强化,贺锦丽发现自己一如当年的奥巴马,成为对手抹黑其公民身分和族裔的目标,攻击者包括特朗普总统的儿子。对贺锦丽来说,这是试图打破长期存在的种族歧视障碍需要承受的代价。

她说:”当你打破东西时,你会受伤,你会流血,你会被割伤。”她继续说明:”当我决定竞选时,我完全明白这不容易,但我知道如果我不站到舞台上,某个声音就不会出现在舞台上。既然知道有一个观点,有一种生活经历,有一种必须在舞台上被听到和看到并呈现的愿景,我有能力这样做。”

贺锦丽母亲是印度裔,父亲是牙买加裔,带着似乎无穷的潜力加入2020年总统提名选战。她拥有引人注目的个人故事和丰富的政治经历,包括可用来对抗特朗普的州检察长资历,还能从黑人妇女那里获得重要的支持选票。黑人妇女是民主党的支柱。

但展开竞选活动后的头几个月并不顺利,自由主义者质疑她在担任加州检察长期间的纪录,第二季的筹款金额也大为落后拜登和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布迪治(Pete Buttigieg)。

由于最近在辩论会中表现出色,特别是与拜登的针锋相对,使贺锦丽的支持度大幅翻升。她言词犀利地谴责拜登在早年作为特拉华州参议员时与种族隔离主义者合作,以及在1970年代反对联邦政府规定提供校巴服务的命令。

那一刻非常引人注目,不仅仅因为它削弱了拜登作为领先者的地位,还有贺锦丽主动曝露出美国史上最深刻的伤痕,代表与奥巴马首次竞选活动的截然不同作法,奥巴马当年试图定位为后种族歧视时代的候选人,不到非不得已时不愿主动触及种族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