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旧金山 > 正文

富家女杀人案开庭 辩方称控方告错人

核心提示: 2016年4月底,本案死者格林被报失踪,当年5月李凡尼等被控合谋杀害格林。而去年9月,李凡尼被确诊患上第三期乳腺癌,延迟一年开审,期间李凡尼接受两次手术和化疗,正在康复中。

《星岛日报》报道,几经延期之后,轰动一时的希斯尔堡(Hillsborough)华裔富家女李某被控伙同男友及友人杀害前男友一案,周一(23日)正式开庭审理,控辩双方向陪审团作出开案陈词,代表李某的律师用了两个多小时梳理案情,坚称李某清白,该案第三被告才是真凶。

案发于2016年4月,控方指李某与男友巴亚特(Kaveh Bayat)及友人亚德拉(Oliver Adella)合谋,因女儿抚养权争议而杀害前男友格林(Keith Green)。李某及巴亚特的代表律师均声称,两人与格林之死无关,并指亚德拉才是真凶。

被告的大批亲友到红木城(Redwood City)的圣马刁县高等法院旁听,包括需国语翻译的李某母亲。

圣马刁县副地区检察官亚本托(Bryan Abanto)向陪审团表示,将提供枪枝残留和DNA等证据证明李某引诱死者格林与其商讨监护权纠纷,巴亚特在李某豪宅的车库向格林口部开枪将其杀害。

控方指李某和男友巴亚特雇友人亚德拉处理尸体,并为各自制造不在场证明,而亚德拉向当局招认将死者尸体抛弃在北湾索奴马县(Sonoma)。

控方:发现现金与名表

控方指出,调查人员随后在亚德拉公寓中找到一个午餐盒,里面放有35,000元现金与死者格林的卡地亚名表。格林失踪后,李某曾告诉调查人员,她最后一次见到死者是在一家餐厅,但控方称死者手机曾连接上李家网络。

亚本托称,李某与格林就女儿监护权产生争端,”在他(格林)不断要钱的时候,李某就生气了。她告诉朋友说,『他在乎的是钱,不是孩子。』”

辩方律师则指出,案发前李某与格林已经就女儿的监护权达成协议。李某辩护律师May Mar当庭播放了一段李某提供的电话录音,录音中格林表示准备因为无法负担湾区生活,准备搬家去俄亥俄州,因为没钱购买机票,所以可能很长时间不能探望女儿。李某在电话中称,可以带孩子飞去俄亥俄见父亲。

辩方:达成监护权协议

May Mar多次强调,”证据显示,她(李某)非常希望(格林)存在于她们的生活中,存在于女儿的生活中,一起做(孩子)的父母。”Mar指出,”格林一失踪,矛头就指向了李某。他们之间有监护权争端。很明显,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到她想要他受伤或被害的地步。”

May Mar的开案陈词长达2小时,展示和梳理2016年4月28日李某与死者最后一次见面前涉案各方的通讯纪录。她指出,亚德拉曾使用多个名字和多部手机,其中包括在案发前用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名字购买一次性手机(Burner Phone),并以Keon的名字伪装成前足球运动员与死者格林联络,约其见面。

传唤两证人出庭

巴亚特代表律师开案陈词相对简短,直指控方”告错了人”,认为其当事人没有动机也没有机会行凶,也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其当事人杀害格林。他指出,亚德拉有能力、有动机、有机会杀害格林,并指其有掩盖罪行的行为。两名辩方律师均指亚德拉才是谋划绑架并杀害格林的真凶,并指调查人员在指控李某与巴亚特有罪时忽视了某些证据。

法庭当天传唤了两名证人,包括死者格林生前室友邓恩(Angela Dunn)。邓恩也是格林母亲的朋友,2015年11月前后格林需要住处,搬入邓恩所租公寓的客厅。邓恩在发现格林彻夜未归,打电话发现其手机在金门公园被捡到之后报警。另一名证人Cynthia是格林生前女友。

据报道,李某家庭从事地产发展项目生意。2016年4月底,本案死者格林被报失踪,当年5月李某等被控合谋杀害格林。2017年4月,李家以400万现金和价值6200万元的15处房产做抵押,缴纳6600万元”天价保释金”让李某得以保外候审。

本案开审一再延期,最近一次是上星期,由于已转为控方污点证人的亚德拉涉嫌利用社交媒体与辩方证人联络而被捕,并被取消作证资格,顺延一周开审。而去年9月,李某被确诊患上第三期乳腺癌,延迟一年开审,期间李某接受两次手术和化疗,正在康复中。

案件所涉大量人证物证将一一呈堂。辩方律师预计此案审理将持续两个多月,有望在感恩节前结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