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旧金山 > 正文

拒非裔当陪审员 检方歧视成传统

核心提示: 柏克莱加大法学院一份题为《漂白陪审团》(Whitewashing the Jury Box)列出的例子,检控官被鼓励利用所谓”种族中性”理由为删除陪审员辩护,包括该人表达对执法人员的不信任、该人有被捕纪录、该人的至爱正于狱中、该人看似困惑或戴大圆圈耳环等。

《星岛日报》报道,最新报告显示,非裔在陪审团遴选中时常被刻意拒绝担任陪审员,被拒绝原因无奇不有,就连他们的衣着或坐姿都会成为被拒理由。在刑事诉讼的陪审团遴选过程中,控辩律师拥有所谓”无理否决权”(peremptory strike),可以在不需理由下删除一定数目的可能陪审员。如果某方认为删除陪审员的理由涉及种族,律师能提出一些法律上接受的”中性”解释。 

柏克莱加大法学院一份题为《漂白陪审团》(Whitewashing the Jury Box)列出的例子,检控官被鼓励利用所谓”种族中性”理由为删除陪审员辩护,包括该人表达对执法人员的不信任、该人有被捕纪录、该人的至爱正于狱中、该人看似困惑或戴大圆圈耳环等。报告分析了2006至2018年加州上诉法院近700宗诉讼,发现当中72%的检控官利用他们的否决权排除非裔当陪审团。白人被拒担任陪审团比例仅0.5%,拉美和亚裔分别为28%和少于3.5%。事实上,报告发现针对无理否决权的检控官训练手册鼓励歧视性否决,告诉检控官否决那些与执法人员有负面经历或对刑事司法系统不信任的人。 

该报告又指,检控官成功基于非裔的举措而否决他们做陪审员,包括乱发、表现懒散、穿短袖恤衫、穿凉鞋或曾探视坐牢家人,甚至居于东屋仑或旧金山田德隆区(Tenderloin)亦成为理由。报告续指,检控官删除拉美裔可能陪审员的原因,包括他们皱眉、看似困惑、戴大圆圈耳环或曾表达刑事司法会因种族待人不同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