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旧金山 > 正文

3人夺诺贝尔经济学奖 加国学者分半数奖金

核心提示: 卡德(David Card)接受《环球邮报》采访时开玩笑说,因为很久以前所做的研究而受到表扬,让他觉得自己老了。 老实说,当时这项工作并没有受到许多经济学家的欢迎,当时有些人认为这很有趣,但它没有被广泛接受。

《星岛日报》报道,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11日揭晓,由3美国学者共享。 其中加拿大出生长大,目前在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担任劳动经济学中心主任的卡德(David Card)获得其中1/2奖金,而另一半由和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安格里斯特(Joshua D. Angrist),和斯坦福商学院的经济学教授伊本斯(Guido W. Imbens)共享。

卡德的最低工资研究,彻底扭转经济学家的认知,他研究采用自然实验,这种实验的问题是,有时很难分辨因和果。

经济学者对这类问题常说相关不能证明有因果关系。 安格里斯特和伊本斯研究出统计方法,绕过这个问题,并更精确判定自然实验的因果。

《经济学人》杂志曾提到,1992年一份针对美国经济学者组成的美国经济学会的调查显示,当时有七成九的成员同意,用法律规定最低工资,会使年轻低技能劳工失业率上升。 他们的认知大致基于经济学传统供需观念。

不过,到了2000年,美国经济学会只有四成六成员同意最低工资法会推升失业率,这基本上是因为卡德和已故研究伙伴克鲁格的研究,但诺贝尔奖不颁给已过世者。

任教加州大学伯克利分

卡德利用自然实验,分析劳动市场中最低工资、移民及教育程度的影响。 如提高最低工资水平,未必导致工作职位减少;新移民对本地居民的收入亦有积极影响;学生在学校得到的资源对未来职业生涯的成功,比以往想象中更为重要。

卡德(David Card)接受《环球邮报》采访时开玩笑说,因为很久以前所做的研究而受到表扬,让他觉得自己老了。 老实说,当时这项工作并没有受到许多经济学家的欢迎,当时有些人认为这很有趣,但它没有被广泛接受。

任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卡德说,获得诺贝尔奖不太可能对他的职业生涯产生巨大影响。 短期来看,我将不得不接受很多采访,可能会被邀请做很多我不太能做的事情。

他又笑着说:经济学是一个非常奇怪的职业,人们对站在高处者会更苛刻。 获得诺贝尔奖代表他们在审查你下一个提案和研究时会更加严厉。从安省皇后大学毕业后,卡德于1978年前往普林斯顿攻读博士学位,在芝加哥大学任教一年后回到普林斯顿,一直任教至1996年。 他于1997 年到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

他仍然是加拿大公民,家人仍然住在他长大的农场里。 他说:我在读研究生时获得加拿大委员会奖学金,我一直非常感激这个荣誉,我在加拿大的高中和大学都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加拿大的数据对我研究很有帮助,我也有很多加拿大朋友、同事和以前的学生,所以我非常尊重和喜爱这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