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多伦多 > 正文

称丈夫死因存疑点 购射灯抛尸不合理

《星岛日报》报道:被告滕秀金在结案陈词时,声称控方指她前往加拿大轮胎购买射灯、千斤顶、链锁等物品,显示她试图处理尸体,此种说法不合情理。她说:“我是29日被捕,然后警方在我的上衣口袋中,找到加拿大轮胎的购物发票,日期为2月27日。如果我买这些东西是为了处理尸体,为甚么我不销毁购物收据,而要保存它被警方获得?千斤顶的功率有8吨,试问谁会相信这是用来运尸体。射灯买了两部,亮度为100万烛光,谁抛尸不是在夜间偷偷摸摸,还要用大射灯照亮?可见控方指控不合理。”

她又声称法医证词中对于死因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令控方难以认定她实施杀人行为,如无法确定死者被人注射过药物,勒颈致死到底使用哪种类型工具,是绳子、带子抑或是金属丝?控方宣称死者头部受到至少两次重击,法医指死者太阳穴的伤痕可能由跌伤导致,上述不确定性令控方难以认定她曾经犯下杀人罪行,不仅不是一级谋杀,连二级谋杀也难以认定。

被告向陪审团表示,控方要证明一级谋杀罪要达到很高标准。她说:“在考查呈堂证据前,陪审团也许可以先做一下常识判断,以人类的经验出发,看看控方所指控的犯罪过程是否存在合理怀疑。”

在被告表示还需要约10分钟才能结束全部陈词时,法官告诫被告只能就庭审时已呈堂的证供向陪审团发表意见,否则会请陪审团退庭,由被告先向法官报告她将向陪审团提及哪些事情。被告回应称她只需很短时间完成陈词,不会提及未呈堂证据,陪审团不用退庭。法官于是允许她继续陈词,但不久被告当着陪审团厉声质问法官,为何不允许她告诉陪体团,曾经发现过另一名男性的DNA。法官指被告所指并非事实,下令陪审团退庭。被告的结案陈词至此全部结束。

法官将于明天开始对陪审团做出指引,为时超过一天。陪审团预计由周三下午起进行闭门协商。

责任编辑:杨睿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