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多伦多 > 正文

滕妇否认搬尸体 指房东邻居说谎

《星岛日报》报道:华裔妇人滕秀金涉嫌于2012年2月29日,杀害丈夫黄栋并藏尸于地库被控一级谋杀的案件,昨天继续在安省高等法院开庭审理,被告滕秀金继续向陪审团发表结案陈词。滕秀金用一整天时间试图说服陪审团,声称控方传召出庭做证的房东夫妇及邻居在法庭上说谎,死者尸体在警方到场前已遭人碰触,现场被破坏,将尸体移往地库储藏室的人并不是她,而是另有他人。她在下午陈词结束时不顾法官警告,试图向陪审团透露庭审期间,未作为证据呈堂的一些情况,遭法官严厉制止及警告。

滕秀金一开始陈词时即声称,她从未说过其丈夫死于心脏病(heart attack),是房东在拨打911电话时,首先向接线员谎称听到她这样说过。

  她说:“控方指我为了骗取保费而杀人,而保单上明明写明受保人没有心脏病和其他健康问题。如果我承认我丈夫死于心脏病,意味着我先前对保险公司撒谎,从而不能领取200万保险。所以由我口中承认心脏病不合情理。”

她声称自己向911接线员明确表示“我不知道死因”,在警局接受盘问时,被问及死者是否死于心脏病,也只是说“有可能”。

她说:“虽然说死因不明比说心脏病发更易引发警方怀疑和调查,但我仍如实向911陈述,表明在这件事上我并不需要隐瞒。”她声称房东不仅在庭上说谎,编造亲耳听闻她说其夫死于心脏病,更阻止她与911接线员谈话,目的是便于房东先于她与911谈话,告诉对方听到过她说其夫死于心脏病。

滕妇花费一整个上午的时间,向陪审团声称房东夫妇及其邻居在庭上的证词相互矛盾,证词所述其案发日行为难以解释,说明编造上述谎言有其“动机”,如3人对尸体被发现时的状态描述不一致,有说以床单“覆盖”,有说被“包裹”,显示尸体在警方到来前曾被人碰触,现场遭到破坏。

质疑房东闻声不查看

滕妇又质疑房东向首先到场的警员,陈述是她将尸体移至地库储藏室,原因是不想让她女儿看到尸体。她声称事实上无法证明是她将尸体移至储藏室,她说:“如果有人有足够时间,将尸体由覆盖改成包裹,难道不可能将尸体由别处移至地库?”她向陪审团指这是一个“合理怀疑”。

对于房东夫妇做证指在案发前数日某天清晨5时,听到地库传来男子“痛苦叫声”,滕妇声称,房东夫妇初审做证时描述所听到的声音,象是由睡梦中自然发出,未提到声音听起来“痛苦”,她说:“为甚么说法会改变,两人在做证前是否就此商量过?如果听到有人发出痛若声音,房东夫妇为何当时不下去地库查看?可见在这事上说谎。”

滕妇声称房东夫妇说早上5时听到声音,在这一时间点上可能也是说谎,她说:“因为房东通常6点之后起床,早上5点时除了我之外,不可能有其他人和我丈夫在一起。”

责任编辑:杨睿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