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多伦多 > 正文

心脏科医生:近半收入维修仪器

核心提示: 对于有报告指心脏科医生工资冠绝多伦多,本地心脏科医生周志明认为是假象。他指心血管科与放射科医生需要颇多器材为病人检查,上述两专科医生向省府申领之收入,近半是用于仪器维修、营运及更新成本。

《星岛日报》报道:对于有报告指心脏科医生工资冠绝多伦多,本地心脏科医生周志明认为是假象。他指心血管科与放射科医生需要颇多器材为病人检查,上述两专科医生向省府申领之收入,近半是用于仪器维修、营运及更新成本。

他表示,心脏科医生向省府申领薪资时,会分开申报医务所仪器费用,如超声波、心电图、心血管分析仪器等维修保养及更新系统费;以及申报医生收入、医务所员工工资,以及经营医务所租金等开支。但省府公布医护开支时,只公布支付心脏科医生费用的总额,没有将上述各项分开,令公众误以为省内专科医生收入过高。报告指心脏科医生在2015年至2017年2月收入达28.7万元,周称事实上医生真正所得收入,在支付营运开支后,也不过是当中的40至60%。

周志明提到心脏科及放射科医生,外科医生很多时在医院工作,向省府申报的收入,较高比率为医生的真实收入,但心脏科与放射治疗医生,近半收入用于仪器方面。他指省府虽然撤销了医生申报上限,但现时安省医生协会与省府合约届满后尚未有新合约,现今省府单方面削减医疗拨款,当中心脏科、放射治疗科与眼科医生被削程度最多,以心脏科医生为例,削减程度多达25至30%,造成经营困难。正因如此,不少医务所员工近年需要冻薪。有研究指在近20至30年以来,近期省内医护人员士气达最低点,原因是工时增加,但人工没有相对增加。

周志明指,安省医护的专业一直在国际上属高质素,但近年专科医科新人要找工作却愈来愈难,竞争不仅来自每名专科毕业生,也来自其他国家,如澳洲、爱尔兰等国家的专科医生。不少在本地毕业的专科医生,在本地找不到发展机会而南下美国发展,他认为随着人口增加,能说不同语言的专科医生更见珍贵,省府应爱惜人才。

责任编辑:杨睿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