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多伦多 > 正文

自闭症女童病征难辨易受欺凌

《星岛日报》报道:由于自闭症者大多数是男性,家长、老师及医生未必能够察觉女童也是患者。有医疗专家指出,女童的病征有别于男童,加上性别问题,不容易辨别出来。这类女童会有朋友,只是难以维持关系,也容易受到欺凌。多伦多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兼瘾癖及精神健康中心心理学家赖孟泉博士(Dr. Meng-Chuan Lai,译音)为《多伦多星报》撰文指,在操场上自闭症男童会独个儿玩游戏,但自闭症女童仍会靠近其他儿童,与对方谈话,当小心观察,便会发现她面对社交困难。即使她有朋友,却难以维持关系,特别是在少年时期容易遭到欺凌。 

自闭症患者的兴趣是重覆性又狭窄,男童会沉迷于火车、恐龙或收集石头;女童专注人与动物、文学,时装与漫画。她们陶醉在幻想世界,别人并不知晓,较难被发现是自闭症女童。在学校,这类女童看来害羞、安静或容易出现焦虑。一般人认为这是女性特质,成人未能察觉得到。赖孟泉表示,自闭症患者其中一个明显特性,是与人沟通时,较难有眼神接触,或使用手势或适合的面部表情。女童可能因为社交压力,融入群体中,可以教导或迫使她们使用这些社交技巧,即使看来并不是出于自然。

为了与同辈在一起,她们会模仿、压抑本能,显出自闭症的焦虑症状如重覆地拍手,也使她们感到疲倦及压力。众多自闭症女童下课后或参与团体活动后,需要大量独处的时间来减压,因为其感官及社交超出负荷,她们经常性在下课后感崩溃,因此观察女性患者的病症要十分小心,不能单看传统的特征如眼神接触或友谊等来辨别,亦要观察她们社交的生活。

他称,当评估自闭症特性时,通常会问女童与其儿童在一起时的感受,例如与友人喜欢做甚么及感到挣扎的事情。如果有这些情况,便会问日常生活如何。这可以了解她们的社交及兴趣,而家长通常能够察觉孩子焦虑来源。这些观察可以澄清任何的焦虑,在社交接触时产生是来自害羞、害怕判断,还是因为自闭症的特有病征,也有可能混合几种情况。当家长问女儿为何不想有多些朋友或喜欢独处,自闭症女童会说只能应付少量的社交,或只想单对单活动。

赖孟泉说,通常转介的女童接受自闭症评估,她们还有其他问题,如注意力不集中、过度活跃、焦虑或学习障碍,引起学校的心理专家或医生注意。病者可能出现沮丧或烦躁,有研究显示,当女童出现其他行为、情绪或认知的挑战时,她们自闭症的病征如男童。研究人员在公众筛检自闭症,发现女童病患者数目比医院的记录为高。每3.3名男童接受抽样检查,有一位女童确诊患者;相对4.6个男童,只有一名女童接受测试。他认为,毋须急于为儿童贴上标签,有些女性获确诊后反而感到释怀,最终明白为何自孩童开始感到与其他儿童和少年人明显不同。在学的女童可以通过教育系统获得支援和帮助,而省府设立课程教导她们社交技巧和控制情绪。家长不妨寻找这些资源,包括支援小组。经过正确的诊断后,家长及老师会明白这些孩子的能力和面对的挑战。

要帮助自闭症女童,不仅是协助她们发展更多技能,同时创立一个友善的环境,接纳及珍惜其不同之处。过去10年公众醒觉自闭症的特性,家长如观察孩子可能出现有关病征,应该与医生谈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