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多伦多 > 正文

近7成医护人员 年内曾遭暴力攻击

《星岛日报》讯 病人或病人家属因各种原因对医护人员暴力相向,曾经一度在中国大陆成为社会问题。加通社报道,在安省的医院内也广泛存在医护人员被暴力对待的问题。安省温莎大学学者近期研究报告指,此类问题在安省普遍存在,而且大多数受害者很少得到帮助。

这项题为“针对医护人员的未被听到的暴力”(Assaulted and Unheard: Violence Against Healthcare Staff)的研究报告近期发表于“环境及职业健康政策期刊”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and Occupational Health Policy)。研究是加拿大公务员工会(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委托所属“安省医护人员工会联盟”(Ontario Council of Hospital Unions;OCHU)所做出。

研究者在11月初对2,000多位医护工作者展开调查,受访者包括护士、个人护理工作者和其它医院工作人员。调查发现有68%的受访者表示,在过12个月中曾经受到过身体方面的攻击,其中有20%的受访者表示,在这12个月当中至少被攻击达10次以上。研究者对于来自50多所医院的员工进行焦点小组访问,发现医护人员经历了主要来自于病患者的言语伤害、身体攻击和性骚扰,

报告作者之一、温莎大学职业及环境健康学者基斯(Margaret Keith)表示,受害人因这些暴力对待,而遭受令其生活永久改变的可怕创伤,包括脑震荡后遗症,脸部被攻击变形。一些护士断手断臂,深深的咬伤,甚至被刺伤。这些并非非同寻常。这类暴力攻击在加拿大各地的医院、在其它发达国家都时有发生。暴力事件可能发生在医院的各个角落,施暴者大多是病人,还有一些是探望病人的家属。一般而言,施暴者大多有心理问题或毒品问题,但也有一些病人因等候时间过长,或医院资源不足而感到愤怒,对医护人员诉诸暴力。

基斯指更为不幸的是,在医院系统内部似乎已形成一种文化,将医护人员所受到的暴力攻击“习以为常”,看做是他们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医护人员在某种程度上以不同方式被告知,他们应该预见到会受到这种对待。基斯指这如同近期被揭发出的好莱坞性侵文化一样,人们习惯于保持沉默,受害人反而感到羞辱。

调查时受害人感到被责备

报告另一位作者、温莎大学环境和职业健康学者布洛菲(Jim Brophy)表示,暴力事件实际发生的数量,远高于被报告的数量,许多受害的医护人员因害怕医院当局找麻烦而选择哑忍。即使被报告之后,医院也几乎很少采取措施防止事件再次发生。少数受害人在事件发生后,可能得到上级主管的支持和同情。大多数受害人感到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帮助,有时甚至相反。一些受害人被主管调查时,首先被质问“你做了甚么?”“你如何引起这事件?”等问题,令受害人感到他们是被医院责备的一方,加重其创伤感。

安省注册护士协会(Registered Nurses' Association of Ontario,RNAO)CEO嘉莲丝潘(Doris Grinspun)对加通社表示,这并非是首次有研究凸显类似问题,事实上一线医护人员在工作场所最大的困扰就是有被暴力攻击的危险。而且工作场所暴力造成的毁灭性后果仍在持续。布洛菲表示在对所有的焦点小组进行访问时,大家得出的一致意见是目前医疗系统因拨款削减导致人手严重不足,造成了今天这样有害的医疗环境。

医护人员工会今年曾经与代表资方的“安省医院协会”(Ontario Hospital Association;OHA)谈判集体合约,但谈判在9月份受挫。医护人员在工作场所遭受暴力攻击是谈判中一个主要的争论点。OHA以电邮回应加通社查询时表示,一向以员工的健康和安全为优先,会重视报告所反映的问题。即使医护人员的工作是富有挑战性的,也不能允许针对他们的暴力攻击行为发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