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多伦多 > 正文

斥大企业欺侮僱员 工会促华裔勿忍气

《星岛日报》报道,谈到有经济学家相信提高最低工资后遗症,是加速餐饮及零售企业,决心将服务由人手转为自动化机器替代时,多伦多工人维权中心干事刘碚溪认为,将企业服务机械化是大势所趋,但大部分工作均要工人落手去做,例如厨师、客户服务及制造业中零碎工序等,他指僱主应视工人为公司宝贵资产,倡议最低工资就是让工人有尊严地工作。

日前联同其他工会代表到多市部分Tim Hortons门市示威的刘碚溪指,此本身属于大集团旗下的连锁咖啡店,在盈利情况非常理想,其公司高层获得巨额花红与年薪之同时,居然因为增加员工时薪至最低工资,而克扣他们应得之小休时段及福利,刘碚溪形容,此举是企业借最低工资为名,欺侮工人为实。

他指拥有Tim Hortons咖啡店的餐饮企业母公司RBI,解释Tim Hortons咖啡店是以特许专营方式运作,母公司必须尊重每个特许经营商的营业手法,而不会干预之说法,是不负责任。

刘认为该公司高层本身赚取700万年薪花红,每间Tim Hortons咖啡店平均每年利润是几十万元,但旗下全职员工平均年薪仅得2万多元,兼职员工更不用多说,赚取大利润之企业对员工如此苛刻是说不过去。

不信机械化能取代所有工序

刘碚溪直斥借最低工资为由剥削员工之僱主,就是不想与员工分享成果,他指员工是公司最重要的资产,也是为公司创造财富的主要元素,与此同时,员工本身亦是消费者,如果员工没有可供消费之金钱,社会消费力倒退,最终造成社会、僱主及僱员三输局面。

问到自实施新的最低工资至今,多伦多工人维权中心有否接获本地赚取最低工资华裔工人投诉被扣减工时甚至没有工开时,刘碚溪称暂时尚未收到相关投诉,然他深信当此最低工资政策运行一段时间后,应该会有工人向维权中心反映不公情况。

他坦言华裔工人对于遭僱主剥削,一般都选择忍气吞声,深怕若出声争取的话会被辞退;刘指有华裔工人在未实施最低时薪14元时,曾对此感到高兴又担心,他续称更有些在华人社区商铺工作的员工,连最低工资都拿不到,此情况是工会关注及教育华人员工要之自己争取权益。

谈到有经济学家不讳言,最低工资逐年递升,成为企业决心将服务自动化及机械化,以减少聘请人手的催化剂,刘碚溪认为社会上高科技之发展及进步都难以避免,即使店铺趋于电子化及自动化亦属意料中事,不过他更相信当中有不少工序,不是机械或自动化所能代替,例如厨师、制造业一些细致工序、超市货品整理及采购等。

他举例指如数十年前银行自动柜员机普及化,当时有银行出纳员担心因此而饭碗不保,但最终银行对面对面向客户提供服务的出纳员,仍然需求甚殷。

刘碚溪相信每件事“当一扇门关上后必然会另开一扇窗”,故不认为企业能够以自动化,威胁工人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