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多伦多 > 正文

焦尸照引发创伤后压力症 陪审员向政府索偿10万

《星岛日报》报道,担任陪审团是公民义务,不过多市一名男子于2014年担任一宗二级谋杀案的陪审员后,声称被当时的呈堂证物及照片影响心灵,经心理及精神科医生诊断后,证实患有创伤后压力症(PTSD),他现时正式入禀安省高等法院,向省府及联邦政府共索偿10万元。

据CBC报道,事件主角是45岁多市男子费兰特(Mark Farrant,见图),他于入禀状中表示,于2014年经遴选后,在安省高等法院担任一宗二级谋杀案审讯的其中一名陪审员,案件涉及疑凶贝达山(Farshad Badakhshan),被控谋杀其女友蓓翠雪(Carina Petrache)。

他形容作为本国公民,当被选为陪审员后也欣然接受任命以尽公民义务。费兰特于入禀状中指,涉案受审疑凶被指持刀多次刺向死者,并且烧尸,而庭审阶段时控方向在场陪审团,展示女死者遭烧焦的尸体照片,费兰特形容照片影像令其感到恶心。

感到紧张抑郁

他称庭审及其陪审团工作完结后,案中出现之点滴,包括有关女死者伤势的呈堂证物点滴,经常萦绕在脑海中,令他自此出现长达数年精神压力,包括失眠致工作精神不能集中等。

入禀状中更强调,费兰特自此向心理及精神科医生求诊,医生诊断其不单罹患创伤后压力症外,也经常感到莫名紧张、抑郁、为人变得如“惊弓之鸟”;入禀状指联邦政府及安省司法厅,既然要求公民尽市民义务,担任陪审团工作,也应具有义务保障陪审员之身心健康,然而两级政府司法部门,明显没有这样做。

费兰特之代表律师指,虽然其当事人因陪审团工作导致精神压力事件曝光后,司法部门明显重视了陪审团成员的身心健康状况,但这是费兰特事件曝光后的事,当局并没有在2014年庭审完结后,及时向费兰特提供心理辅导服务,令其创伤后压力症在多年来愈趋严重。

费兰特在入禀状指,向两级政府司法当局提出索偿10万元,是用于过往及将来心理辅导治疗及个人支援服务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