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多伦多 > 正文

中医假治疗上下其手 判专业失德性侵罪成

核心提示: 于大多伦多地区执业的一名注册中医及针灸师,涉嫌于2016年4度在其医馆内,向一名女病人做出不恰当言论,更涉嫌在诊治期间性侵女病人,事主不甘受辱向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局及警方投诉,管理局聘私家侦探暗中调查,并就其涉嫌性侵等事宜进行聆讯,裁定涉事中医师性侵病人及专业失德个案成立。

《星岛日报》报道,于大多伦多地区执业的一名注册中医及针灸师,涉嫌于2016年4度在其医馆内,向一名女病人做出不恰当言论,更涉嫌在诊治期间性侵女病人,事主不甘受辱向安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局及警方投诉,管理局聘私家侦探暗中调查,并就其涉嫌性侵等事宜进行聆讯,裁定涉事中医师性侵病人及专业失德个案成立。

安省注册中医及针灸师管理局于2016年6月接获一名女子投诉,她同时向涉事中医师所在地区的警方备案。管理局接投诉后聘请私家侦探,到被涉事中医诊所调查,相信该名医师涉及性侵犯女病人,并就投诉在去年夏天开始聆讯,今年8月完成聆讯过程。

聆讯期间传召女投诉人、调查投诉个案的私家侦探,以及注册中医针灸师管理局专业操守人员作供。管理局指涉事中医师除面对涉嫌性侵病人,亦被指控向病人进行不容许的治疗、以言语及动作等令求医者身心受损、拒绝与调查当局合作等专业失德行为。

触摸胸部未详列病历报告

根据安省中医师及针灸师管理局文件显示,涉事中医针灸师在2016年春夏间4次向预约到其诊所治病的一名女病人,施以性侵犯及在未获得女病人同意下触碰其身体,且向她说出不恰当言语。

女事主由于暗疮及甲状腺问题向涉事中医师求医,于首次诊治过程中,女事主应医师要求仰卧治疗床上,女事主作供称,涉事医师没有询问其病症与不适,就按其脚部、腹部及用力按其双手,之后将手移向她的肩膊及颈项。

之后医师问女事主:"我可不可以?"但女事主尚未来得及反应时,医师已将手伸向其胸围下,用双手揉其两边乳房,并触摸右边乳头,女事主感奇怪以为是治疗一部分,但之后发现医师没有将为何要触摸其胸部的原由,详列于病历报告中。

不过女事主向管理局承认当时没有即时向医师提出抗议。

鼓励自行触摸行径变本加厉

女事主在第2次预约到访诊所前,曾向男友谈论医师触摸她的乳房及称呼她为"BB"的举动,并表示事件令她感到不安,男友认为她过于敏感,建议她应该再次到访诊所治病。

文件显示,这次到访遭遇与首宗遭遇一样,医师再以"BB"称呼女事主,女事主又称与首次到访一样,她被莫名地注射臭氧气体,女事主作供时表示在此次会面期间,医师在其意识不清时疑用双手捏其面颊,又将口唇按在女事主口唇数秒,且2次吻她左面颊。

第3次到诊所治疗时,女事主供称遭遇与前2次相若,她在聆讯中表示,事发时没有对医师举动有任何反抗,女事主述说当时她意识好像未能及时反应,加上被性侵时过于震惊及害怕而未及反抗。

她向聆讯委员会表示第3次到访时,医师行径变本加厉,用双手按其骨盆及子宫位置,医师并要求女事主自行"触摸"及尽量"释放"自己,女事主当时意识医师希望她自行"手淫",她要求医师阐释,并感到当时医师手指正触摸其下体。她表示对事件感到害怕及惊恐,并向男友提及事件,二人决定报警求助。

女事主之后没有再约见涉事医师,而是在2名姨甥陪伴下约见在同一诊所另一名中医针灸师,在等候面诊期间,涉事医师见到她主动上前搭讪,并在谈话期间,当着其姨甥面前将双手放在女事主膝盖上长达3至5分钟,令她感到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