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多伦多 > 正文

儿在校屡遭种族攻击 母亲向教育局索偿百万

核心提示: 出于隐私考虑,YRDSB拒绝透露有关案件的具体细节,但教育局学监之一骆驰(Cecil Roach)称,本学年期间,YRDSB工作人员多次与E.他说,教育局存在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校方未采取行动保护遭种族主义和暴力威胁欺负的学生。

《星岛日报》报道,约克区一学生家长向约克区教育局(YRDSB)提出100万元的法律诉讼,声称他们的孩子遭受持续的种族骚扰、人身攻击,以及身体伤害,包括脑震荡,而教育局却毫不作为。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这项于上周五提交的诉讼指,YRDSB在本学年期间已多次被告知相关事件和该名学生受到的威胁,但从未采取适当的行动。持续的骚扰最终导致了多次身体冲突,使该名学生受到严重伤害,包括脑震荡和心理创伤。

遭骚扰学生在诉讼中被称为E.H.。这是自2017年以来,YRDSB再次引发有关种族主义和歧视的争议。

E.H.的母亲霍威尔(Jacqueline Howell)在接受CBC采访时表示,YRDSB根本就没有重视E.H.的事,一点都不帮忙。她和儿子都感到非常无助。 

霍威尔称,E.H.的噩梦始于去年9月,他在纽马克(Newmarket)的Dr. J.M. Denison Secondary School开始就读第9班。在新学校的第一个月,E.H.就成为几个11班和12班白人学生的言语攻击目标,他们叫E.H.”去自杀”,并反覆用种族歧视性的嘲弄言语骚扰他。这种欺凌最终演变成E.H.与几名作恶者之间的数次打斗。其中一些打斗场面被发布到社交媒体上。

教育局称已惩涉事学生

霍威尔说,从去年10月开始,她一再请求为儿子转校,但一直被拒绝,直到今年4月才成功。她说,校方知道这种欺凌事件一直在发生,仍试图让E.H.留在该校。

E.H.家人的代表律师辛格(Darryl Singer)称,他的当事人已对学校生活感到恐惧,拒绝返校上学。从法律角度来看,教育局应对此负责。出于隐私考虑,YRDSB拒绝透露有关案件的具体细节,但教育局学监之一骆驰(Cecil Roach)称,本学年期间,YRDSB工作人员多次与E.H.家人沟通,对E.H.进行种族性辱骂或人身攻击的学生亦遭到了适当惩罚。不过辛格认为,尽管如此,教育局并未采取足够的行动,阻止事件的升级。他说,教育局存在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校方未采取行动保护遭种族主义和暴力威胁欺负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