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多伦多 > 正文

遭性骚扰女警去年自杀 家人抗议被剔出和解金

核心提示: 在卡尔死后一星期,凯文收到个案负责人巴斯塔拉什(Michel Bastarache)的来信称,虽然卡尔准时提交申请,但由于他们有大量个案须要审查,因此无法在卡尔死前完成审查。

《星岛日报》报道,最早站出来指控皇家骑警性骚扰的前女警卡尔(Krista Carle),因去年7月自杀而无权分享1亿元的集体诉讼和解金。卡尔的家人怒斥负责审查个案的人员无能和麻木不仁。

虽然卡尔准时提交索偿申请,但负责评审索偿个案的机构,却无法在她去世前完成评估,因此不受理她的申请。

卡尔的兄弟凯文(Kevin Carle)认为,由于管理索偿申请的机构无能,没有及时处理卡尔的个案,导致卡尔的家人无法获得应有的赔偿。

卡尔是卑诗省苏克(Sooke)居民,她是首批公开指控骑警普遍存在性骚扰和欺凌问题的警员。她本人曾遭到另一名警员性侵犯,并在警队内忍受多年的欺凌。皇家骑警前总长鲍尔森(Bob Paulson),在2016年向遭受欺凌及性骚扰的现任和前任女警道歉。联邦政府同时亦同意拨出1亿元,作为两宗集体诉讼案的赔偿金,参与诉讼的女警指,她们因性别或性取向而遭到歧视。

索偿个案在2018年1月初开始交给一间独立的评审机构处理。

在卡尔死后一星期,凯文收到个案负责人巴斯塔拉什(Michel Bastarache)的来信称,虽然卡尔准时提交申请,但由于他们有大量个案须要审查,因此无法在卡尔死前完成审查。

更指家属不能提上诉

巴斯塔拉什又指,由于卡尔已离世,她的个案不会得到处理,而这是最后决定,家属也不能提出上诉。

凯文之后向联邦政府申诉,希望当局可以特别处理,考虑到由于个案延误处理,导致卡尔的一对19岁和21岁子女无法获得赔偿金。不过,联邦政府却称,他们在此案上没有酌情权,也无法推翻个别案件的决定。凯文说,家人没有钱打官司,他只是希望有人肯主持公道,但这些人却无动于衷,对于个案延误处理,连一句道歉也没有。

巴斯塔拉什不接受访问,他的办事处职员称,该机构有大量索偿个案要处理。根据该机构网页的资料,目前已有超过3,100人提出相关的索偿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