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多伦多 > 正文

团体质疑,同情何在 住客疫期欠租遭驱逐惹议

核心提示: 在疫情期间,位于多伦多东约克的一栋柏文大厦,管理公司提交了全安河最多数量的驱逐租客申请。租客和租客权益倡导者们发问: 同情心何在?

《星岛日报》报道,在疫情期间,位于多伦多东约克的一栋柏文大厦,管理公司提交了全安河最多数量的驱逐租客申请。租客和租客权益倡导者们发问: 同情心何在? 

与妻子及15岁女儿一起住在东约克一套一居室柏文的马蒙(MohammedAbdullah Al Mamun),去年之前从未与房东发生任何摩擦。他以前打两份工来支付每月1,600元的房租。 

但疫情开始后,马蒙开始担心有智力残疾的女儿,因为如果她染疫,不知会发生甚么。由于马蒙的工作性质是要面对公众,有暴露在病毒中的风险,他决定辞职。去年4月,马蒙仅向其房东Pinedale Properties公司支付了500元租金,原因是他不愿意将高达80%的疫情救济金用于支付租金。5月份,马蒙未交租金,之后的租金债务越积越多。 

5月13日,Pinedale公司以欠租金为由申请驱逐马蒙一家。 

马蒙的经历并非唯一。《星报》的最新分析显示,尽管省府去年颁布了首个疫情期间的暂停驱逐禁令,但涵盖新月广场(CrescentPlace)7号、9号和11号的Pinedale柏文大厦的两个邮政编码区,提交的驱逐欠租金租客申请,多于安河其他所有邮政编码区,其中一个邮编区就提交了85份驱逐申请。 

该调查结果令一些律师和租客权益倡导者感到沮丧,质疑较大型管理公司为何选择在疫情初期,针对拖欠租金的租客启动驱逐程序。 

律师指实施”压力战术” 

多伦多的律师萨德(Caryma Sa'd)指,即使驱逐申请的最终结果可能并不是真正驱逐,但是提交驱逐申请可能被视为一种对租客的”压力战术”。 

自疫情初期以来,租客权益倡导者们就警告,在Pinedale的东约克柏文大厦有驱逐租客的情况。一些居民在去年5月份就反映,管理公司在挨家挨户敲门试图收取租金。实际上在该大厦,并非所有在疫情期间不缴租金的租客都是因为无力缴付,有些人这样做是为了支持受疫情影响较重的邻居。许多租户希望集体谈判,并探讨减免租金等选项的可能性。 

当被问及有多少租户在收到驱逐程序通知后搬出时,Pinedale称,只有”少量住户”由于经济和个人原因搬走。该公司表示,截止到今年1月11日,大约有四分一的驱逐申请仍有效。Pinedale还指出,其大多数租客仍在履行疫情下的租金义务,公司将10个月的还款期作为标准选项,并愿意通过谈判解决尽可能多的个案。 

安河租客权益倡导中心(Advocacy Centre for Tenants Ontario)及安河租赁住宅提供者联盟(the Federation of Rental Housing Providers of Ontario)均表示,支持提供全省范围租金援助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