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多伦多 > 正文

原住民妇疫殁亲友仍拒接种

核心提示: 死者的弟弟表示,姊姊并非反疫苗,而是由于原住民寄宿学校的黑暗历史,包括姐姐在内的许多原住民对公共卫生官员和政府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加上对西药存疑,以致对政府和公共卫生官员鼓励大家去接种疫苗所言听不入耳,不愿去打针。

安娜在醫院與新冠病毒搏鬥多日後去世。  Tyrone Joseph/Global

PreviousNext1/1 安娜在医院与新冠病毒搏斗多日后去世。 Tyrone Joseph/Global(本报记者)卑诗省内陆甘碌市(Kamloops)一个拒绝接种疫苗的女子,于温哥华综合医院(VGH)深切治疗部(ICU)与新冠病毒搏斗多日后,终不敌病毒去世。 可是其部分家庭成员属死硬派,仍坚拒接种疫苗。

《星岛日报》报道,死者的弟弟表示,姊姊并非反疫苗,而是由于原住民寄宿学校的黑暗历史,包括姐姐在内的许多原住民对公共卫生官员和政府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加上对西药存疑,以致对政府和公共卫生官员鼓励大家去接种疫苗所言听不入耳,不愿去打针。

甘碌原住民女子安娜(Anna Joseph)较早前与她的成年儿子齐确诊,情况严重,入了医院,两人都没有接种。 安娜近日陷入昏迷,到周二(21日)与世长辞。 弟弟约瑟夫(Tyrone Joseph)表示,姐姐在家人陪伴下离世。 他感谢深切治疗部医护团队对姐姐的照顾。

约瑟夫呼吁民众接种新冠疫苗。 他指出,自从把事件说出来,他所认识的一些对接种疫苗与否持犹豫态度的人改变了主意,接种了疫苗。

不信政府 不信西

药 约瑟夫称,当知道安娜没有接种疫苗后,发现她的一些家人也没有接种。 事实上,他的大家庭一些成员,包括多个兄弟姊妹都没有接种。 除此之外,他许多朋友和亲戚同样选择不去接种。 他解释,他们和安娜都不是反疫苗,而是因为原住民寄宿学校的黑暗历史,许多原住民对公共卫生官员和政府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对西药也不信任。

“你可以选择不接种疫苗。 但是这些选择对你周围的人都有影响。”约瑟夫与妻子急不及待去接种疫苗。 就连他11岁的女儿艾弗里(Avery),于去年12月底年满12岁,都去了接种。 而他的儿子迈尔(Marcus Myhre)最初对疫苗不信任,又担心可能会带来不良反应而犹豫不决,但到最近在听到很多朋友称,没有什么副作用后,加上省府推出疫苗卡,到餐厅用餐和参加体育活动都要出示接种证明,遂改变主意,并已接种了第一剂。 迈尔现在说,不能只顾自己,不能只考虑自己。

西门菲沙大学传播系助理教授阿尔拉维(Ahmed Al-Rawi)表示,对政府的不信任和网上的错误信息,是部分人士决定不接种疫苗的主要因素。 他指错误信息可以杀人,当虚假信息影响大家对疫苗的健康选择时,就会成为一个公共卫生问题。 很多人最终后悔没有接种疫苗,这正是错误信息带来的可悲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