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唐人街故事 > 正文

劫案接连不断 社会安全另法国华人担忧

原标题:劫案接连不断 社会安全离法国华人还有多远?          

 2016年9月4日,旅法华人举行声势浩大的“反暴力要安全”示威游行,震动法国朝野。

2016年9月4日,旅法华人举行声势浩大的“反暴力要安全”示威游行,震动法国朝野。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走在路上被暴抢分子打死、住在公寓引狼入室被残杀、睡着午觉被入室盗窃、好心借手机给路人打电话被骗跑了……与法国人一样在恐怖袭击阴影下战战兢兢度过2016年的旅法华侨华人,更在如影随形的堪与恐袭比肩的盗抢中即将迎来未知的新年。

中国侨网据法国内政部消息,华侨华人居住集中的大巴黎地区,每1000人会遇到4.21起暴力抢劫案件、20.58起非暴力抢劫偷窃案件、4.33起入室盗窃案件。而华人作为暴力抢劫的主要对象,其比例可能远远大于这些数字。展望未来,恐袭依然阴影笼罩,而已经成为法国许多大城市生活常态的暴抢更成为这个社会积重难返的顽疾。忍无可忍、拍案而起的五万华侨华人“9·4”巴黎大游行成为华侨华人的年度共同记忆,但那曾经蓝天白云、安全清明的社会离华人族群究竟还有多远?

暴抢成为家常便饭

去年以来,法国经历了多次恐怖袭击,但对在法华人和中国游客来说,面临的主要忧虑并不是来自于那些恐怖袭击,而是越来越严重的以华人为目标的抢劫暴力犯罪。巴黎及其近郊针对华侨华人的暴力抢劫不断升级,频率不断加大,华人社会反应强烈,采取各种措施与警方及当地政府沟通,但收效甚微。虽然警方抓获了几个犯罪团伙,但是并没有威慑到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反而变本加厉。8月7日,住在近郊欧拜赫维利埃市四路街区的华商张朝林被暴抢分子抢劫时打成重伤,5日后不治身亡,成为法国社会治安的牺牲品。

张朝林的死引发华社极大愤怒。他们认识到,张朝林的死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法国社会对犯罪宽容的必然结果。他们接连发动游行示威,要求法国政府重视社会治安,出重拳整治暴抢犯罪。

9月4日,旅法各界5万人举行了游行示威,震动朝野。法国政府第一次公开承认有针对华裔的犯罪行为,时任内政部长、现任总理的卡泽纳夫曾表态,要加强敏感区的警力,响应华社诉求,加装监控摄像头,以震慑犯罪,便于取证。许多政要人士会见华人代表,承诺督促政府加强治安管理。但是3个月过去了,这些措施和承诺如雷过空,只听声音,不见雨点。暴抢依然是这些敏感区域的生活常态。

12月25日,圣诞节晚上,欧拜赫维利埃市是四路街区连续发生多起抢劫事件,一位华人妇女在共和国大道边上的医院旁刚停下车,就被骑摩托抢匪将包抢走,里边有身份证等材料。晚上11点左右,有3个来自意大利的华人从共和国大道的一家中餐馆停车场出来,被一群劫匪打劫,护照等物品被抢走。

12月23日晚,戴先生在Fort Aubervilliers邮局附近的路上被一伙歹徒打劫,他们对他拳打脚踢,甚至被抱起来倒控,想从他口袋里倒出手机来。戴先生奋力反抗挣脱包围逃到附近一印度人店里避难,赶紧打电话给当地的“中华青年会”会长陈光荣求救。幸运的是当时一警车正好开过,戴先生赶紧跑向警车求救,警察当场抓获一个为首的犯罪嫌疑人,此人人高马大,大约50来岁。他的同伴试图围攻警察,将其救下,现场一片混乱,警察拔枪示警后,人群才散开。犯罪嫌疑人被带往警局。正在附近办事的陈光荣与朋友接到呼救也赶过来,一帮热心人陈光荣、孙元洪、周克波等陪同受害者到警察局做了报案记录。

生活在四路街区的居民、该区联保治安微信群群主何林涛告诉记者,劫匪现在依然猖狂,不但晚上抢白天也抢;不但路上抢堵在公寓楼道里也抢;更令人发指的是罪犯们在抢之前先把你往死里打,然后再抢走你的东西甚至连衣服都剥掉,而且他们把黑手肆无忌惮地伸向了孩子。

11月17日中午,上中学放学回家吃饭的15岁张姓小朋友,在自己住的大楼前面的楼道口,被3个成年北非裔人(两个黑肤色、一个白肤色)扼住脖子摁在地上,拳打脚踢,在搜身后没有发现值钱东西,最后将其羽绒服给扒走。据他母亲讲,孩子已经是第二次被抢了。

12月9日,一位小朋友放学回家同样被人打得头破血流,手机被抢走。

12月16日下午四点左右,在位于欧市警察局附近大约三四百米的一中学门口,一群住在该市四路街区rue des cités街上华人女孩正结伴回家,她们的年龄均为11岁,被一帮不良少年持刀威胁,殴打、搜身,还致使一学生脚部受伤。

就在当天晚上8点,在四路街区居住的杜女士手推着21个月大的婴儿车,身后跟着两个孩子走在回家的路上被两个黑人暴力抢劫,一个人从后面跑过来抢她的包,她被摔倒,孩子们也受伤,被抢走钥匙、医疗卡等,然后同伙开一辆银灰色的汽车接应逃走。

而这里的居民日常被打劫更成了家常便饭。11月13日,晚上11点半,张姓女青年下班从法兰西体育场郊区快线站出来,她家住附近河边,回家进去第二个门时,4个1米75左右的黑人,用信息卡打开门冲进来打伤她头部、脸部,血流满面,钱被抢走,她拼命地呼叫救命,4个抢劫犯闻声逃跑。后来打了17电话报了警,20分钟后警察来后,让救火车将她送到医院,一直到第二天早上2点才回到家。

不仅仅是在郊区,即使在巴黎市区繁华地带,这类案件也是层出不穷。12月11日,张女士带着女儿在巴黎14区一车站等车时,有一个法国少年找她借手机,说找不到妈妈了,要给妈妈打电话。作为母亲的张女士恻隐之心顿起,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个陷阱,对方拿到手机后转身就跑了,张女士意识到被骗后想追,不慎又滑倒,摔伤了腿和手,女儿也吓得不轻,回家后就发高烧。

12月14日18:30分左右,华侨龚先生下班回家,在巴黎12区的万森门站地铁出来,准备在地面上转乘T3轻轨,正是上下班高峰时间,站台上人熙熙攘攘,由于不了解行车方向,正在四处张望寻找标识,突然感觉挎包被动了一下,于是把拿在手上的手机放入左侧上衣口袋,双手去整理挎包,再把手放入口袋时,发现手机已经被偷走。他被周围的人挤来挤去,也无从查找偷手机的人。

12月20日上午,在巴黎3区某公司上班的谢女士正在和同事开会,她习惯性地把手机放在办公桌的电脑旁,这时进来两个东欧人,拿着张纸,说着听不懂的语言,嚷嚷了一会儿就走了,他们走后,谢女士猛然发现放在桌子上的手机被偷走了。她到附近警局报案时发现,手机被偷、被抢劫的受害者大有人在。有的还被打得鼻青脸肿,满面是血。接受她报案的警察告诉她,这种事情每天都有很多,听得她心寒。

许多政府官员也走在安全游行的队伍中,希望这是一种决心而不是走过场。

许多政府官员也走在安全游行的队伍中,希望这是一种决心而不是走过场。

重大劫案接连不断

据警方消息,一向被认为比较安全的巴黎92省巴黎郊区安托尼市(ANTONY)一家手机店12月21日晚上遭两名持武器的劫匪抢劫,损失150台手机,总值20万欧元。

而让巴黎“恶名远扬”的是10月2日夜至3日凌晨,35岁的美国真人秀明星金·卡戴珊巴黎第八区靠近马德兰教堂的一处隐秘豪宅被5名装扮成警察的持枪蒙面人闯入,价值大约1000万欧元的珠宝、戒指和电话被抢走。

令人捧腹的是,案发后,巴黎市长伊达尔戈立刻对袭击表示谴责,但她同时强调,卡戴珊遭抢属个案,不能因此怀疑巴黎的治安。

市长的这种鸵鸟心理第二天就遭劫匪打了个响亮耳光。10月4日下午现年75岁、法国高级时装品牌朗万(Lanvin)的主要股东和台湾《联合报》发行人王效兰在其富豪云集的巴黎16区寓所内被抢劫。当时她正在午睡,两名男子突然闯入,抢走珠宝、手机和“各种奢侈品”,包括王效兰手上戴着的一枚戒指,损失估计在15万至20万欧元。据王效兰叙述,歹徒大剌剌闯入,没戴口罩遮掩,也没戴手套,不是法国人,但操着法语,硬是用洗发精脱去她手上的心形钻戒,拿走她的皮包,还抽卫生纸包珠宝离去,搞得家中一片狼藉。

这些盗抢事件并非就是偶然。11月30日,一名39岁的女性中国籍公民在巴黎3区位于Notre-Dame-de-Nazareth大街的一间公寓里被杀害,现场血迹斑斑,受害者的腹股沟处和胸部受多处刀伤。警方不排除任何可能。

除了上述的大案要案,入室盗窃、跟踪华人到家里盗窃的案件也是屡见不鲜,有的也是损失不菲。有的人因为牵扯到被盗大量现金,因此不愿报案。也有的因为警方迟迟不能破案,感到报案是多此一举,因此就放弃报案。

圣诞节前,巴黎镇匪大队(BRB)在巴黎19区逮捕了3名试图逃离作案现场的犯罪嫌疑人,他们涉嫌在巴黎市区和郊区专门针对亚洲餐饮业者实施抢劫。巴黎警方镇匪大队在19区某公寓外抓住了者3名嫌犯,并在他们准备带走的行李箱内发现了许多珠宝和一个已经被打开的小型保险箱。警察在抓住嫌犯后,进入这些人涉嫌作案的公寓大楼,找到了刚刚遭到盗窃的套房,里面一片狼藉。此外,在嫌犯使用的作案车辆内,调查员还查获了奢侈品手袋和完整的盗窃装备,车内还找到了一份列有亚洲餐饮业者姓名和住址的列表。据警方调查人员透露,巴黎19区遭盗窃的公寓房的房客确实是开餐馆的,而精品手袋主人也是餐饮业主,其寓所位于94省,今年11月22日遭到盗窃。警方认为,在嫌犯车辆中寻获的名单上的亚裔餐馆业主可能是劫匪下一步作案的目标。

恐袭、劫案重创对法国的信心

由于巴黎等地针对来自中国、韩国和日本游客的犯罪日益频繁,再加上恐怖袭击,法国旅游业将遭重创。声誉严重下降。

法国旅游发展署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到7月,赴法中国游客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20%。尼斯恐怖袭击案发生之后,下跌速度加快,8月达到了30%。据法媒报道,受接连恐袭事件和针对亚裔的犯罪频发的影响,2016年法国仅接待中国游客160万人次,与去年相比,下降了27%。

“恐袭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层出不穷的、几乎天天发生的针对亚洲游客的盗抢事件,使中国旅法游客与旅游从业者忍无可忍。延长紧急状态使法国警力聚焦反恐,盗抢分子伺机变本加厉、肆无忌惮。”资深旅游界人士、安赛尔旅行社总经理周建防认为。周建防表示,今年以来,法国华人旅游业哀鸿一片,幸亏欧洲的业务中有北欧业务支撑,安赛尔旅行社所属的众信旅游的欧洲业务勉强持平。

不仅仅是中国游客对法国的旅游失去信心,购买力占据前三的亚洲各国都对巴黎谈虎色变。连意大利时尚杂志编辑马尔沙迪也感叹:“是的,这里(巴黎)的治安令人震惊,真的很吓人。”

王效兰在自家遇上打劫,她形容当时自己心没大跳、腿也没抖,但气愤的是到警局报案,备案过程很冗长。她后来接受采访时表示:“没关系,他(法国警察)就算知道,我骂他有够烂、没有效率!”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巴黎犯罪分子有恃无恐的暴抢常态化,是法国社会治安持续恶化的结果,法国监狱目前人满为患,法院对犯罪分子量刑过于“宽容”,违法成本低,使很多不法分子铤而走险。法国社会治安治理长期低效,积重难返。这反映了法国治安呈现暴力横行、以强凌弱的“丛林化”社会治理乱象,也是滋生恐怖极端分子的部分社会土壤之一。面对每年处理多达50万起的治安案件的艰巨任务,在恐怖活动接连不断的高压下,目前政府不仅打击犯罪力度严重不足,而且在反恐行动中表现得力不从心。

据介绍,就连欧拜赫维利埃市市长玛丽亚姆·戴赫卡维本人,也在自己辖区内多次遭遇抢劫,甚至连政府配备的座驾都被抢走。但由于当地警力不足,监控手段缺乏,不少犯罪嫌疑人未成年无法判刑等原因,这里的治安状况始终得不到改善。张朝林事件后,戴赫卡维也多次举行集会,参加华人举行的游行,反映该地区恶劣的治安状况,时任内政部长的卡泽纳夫也公开表示,要尽快落实治安措施,加大打击力度。但是目前当地居民丝毫没有感受到治安改变的迹象。

据积极推动改善当地治安的欧拜赫维利埃市右派华人议员田玲表示,她曾经多次在市议会上提议就该市敏感街区尽快增设监控摄像头事宜进行表决,但都被市长因国家拨款未到位为由拒绝。现在安装监控设备的事宜还遥遥无期。就目前法国反恐的态势看,增加社会治安警力也是不现实的。

年青一代是这次游行的主力。

年青一代是这次游行的主力。

华人如何争取自身安全权益

事实上,法国政府也认识到安全的重要性。11月14日,法国总统奥朗德谈到社会安全时,他表示,将做出更大努力保护中国在法游客和侨民安全,希望更多中国人到法旅游。而在今年10月底,法国外长艾罗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谈到要加强安全问题,他说,法国将采取一切措施为中国游客创造最好的条件,特别是在安全保障方面。法国政府和巴黎政府为改善旅游环境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实施“游客安全计划”,巴黎警察局在重要旅游景点加强了警力,并与游客来源国的驻法使馆加强游客安全合作。但是目前,由于反恐势急,这些警力已经转移注意力,集中在了反恐事业上。而且,社会治安问题已经变成社会问题,面对重症,不下重药,犹如隔靴搔痒,无济于事。

中国驻法使馆一直高度重视中国游客及侨民的在海外的合法权益,中国驻法使馆领事部一年处理的领保案件近2000起,而领事部只有3名专员,平时还要负责证件、签证、护照和企业关系等工作,任务繁重。尽管如此,领事部主任陆青江参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一贯重视保护中国公民在海外的合法权益,外交部和中国驻外使领馆始终将领事保护作为外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驻法使馆领导就治安问题已经多次向法国外交部高层提出过交涉,敦促法方加大整治和破案力度,切实保护中国公民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领事部的领保官员与法国警方建立了长效联系机制,时刻保持热线联系,定期召开治安联席会议。这些措施都积极促进了当地政府与警方对华人治安安全问题的重视。

但是治安的问题毕竟作为法国的内政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靠法国政治运行机制。在恐怖袭击阴影笼罩,反恐任务繁重,难民大批涌入的状况下,没有釜底抽薪的勇气和措施,法国的社会治安问题只能像开锅点凉水,表面压一压,马上还要沸腾。

在此情况下,在“敏感街区”的华侨华人开展了多种的自保措施,建立了多个治安联系微信群,成立了多个互助协会,平时加强联系,一些热心人士还组成治安联保队。这些组织一方面加强与政府与警方的沟通,一方面发布预警、积极帮助受害人,起到了不小的保护作用。

与此同时,一些在“9·4”游行组织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积极投身华人的维权运动,成立了维权小组,与政府及警方定期开展对话,督促地方落实治安措施。

近日,旨在督促改善巴黎北郊治安现状的由法国前内政部长卡泽纳夫倡议发起的“安全联盟行动委员会”(comité de suivi)在93省省政府宣布成立。93省副省长依斯娜(Nicole Isnard),欧拜赫维利埃市市长戴赫卡维以及周边城市的市长、警察局长,欧市议员田玲,亚裔联盟主席孙文雄,华裔青年协会会长王瑞等参加成立会议。委员会成立希望能使内政部以及各个城市的市政府、警察局形成互动,共同督促改善这个区域的治安。

另一方面,华人的从政团队如巴黎市议员陈文雄、欧市议员田玲、19区副区长王立杰、20区副区长施伟明、库尔布瓦市议员杨熙伟等都在不同层面上为华人的维权奔走呼吁。陈文雄还邀请奥朗德总统夜会华裔年轻人,就安全、融入、参政议政等问题进行了交流。

正是由于意识到话语权的重要性,华人也在参政议政方面真正觉醒。比如在以往不太受重视总统候选人右派初选中,华裔选民就表现了前所未有的热情,希望用手中的选票,选出一位能够真正为法国的未来掌舵的人。现在,旅法各个社团、社会组织都积极发动,呼吁大家重视参与明年的总统选举。法国明年4月大选,相信华人将积极投出自己神圣的一票。

虽然法国治安改善的路还漫漫其修远,相信法国政府有改善治安的决心,期望大家共同的努力不会白费,一个安居乐业的社会尽快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