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唐人街故事 > 正文

中国人在俄当口腔医生:解除患者病痛是行医之本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网1月2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来自宁夏银川的李佳其2015年来到俄罗斯,现在在莫斯科国立谢切诺夫第一医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主要进行口腔学研究,而且也是一名口腔医生。在谈到自己职业的时候,他说:“当初之所以选择这个职业,主要是因为这个职业相对自由一些,并且,在工作中更容易获得成就感,并且兼顾了美学,也是个人兴趣所在。”

李佳其与患者合影。(图片来源:俄罗斯卫星网)

李佳其与患者合影。(图片来源:俄罗斯卫星网)

在俄罗斯学习的这几年,李佳其对俄罗斯医学院的教学是这样评价的:“俄罗斯医学院的教学比较重视临床实习,私立医院和公立医院水平差距较大,公立医院的口腔科水平因资金限制,所以发展比较缓慢,所用的材料和设备也相对落后一些。具体说的话,大学里就比较重视临床试验,研究生也没有像国内一样分为专硕和学硕,而是统一的专硕。从这一点来看,他们确实认为,作为一个医生,临床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毕竟学以致用,为患者解除病痛才是医者行医的意义所在。”

李佳其也表示,俄罗斯口腔治疗的价格取决于医生的治疗水平,如果医生水平高,那价格自然也会高。一般的口腔治疗费用和国内一线城市的价格差不多,有时候甚至会更低一些。

李佳其在俄罗斯当口腔医生这段时间,接触了很多患者,见过各种不同的病例。在不断的临床实践中,他对口腔美学有了自己的看法:“首先在谈论美学的时候,我们要明确一点,不是为了美学而美学,所有美学都是建立在功能的基础上。详细的讲,也就是在口腔临床的过程中,会遇到大量的牙体缺失,牙体缺损的病例,牙医首要的任务,第一步肯定是要恢复病人的身体健康,不能有任何的不适,对软组织,硬组织不能有侵犯。第二个是功能,也就是说我们通过修复可以恢复病人牙齿的功能——咀嚼。”

他说:“最后一步就是美观,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很少有人用银汞作为牙齿的充填,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银汞他并不是一个美观的修复,我们很容易看到它和天然牙齿的区别。很多俄罗斯患者都很希望自己的修复体可以更贴近天然牙的形态、纹理、颜色等等方面。总而言之,希望修复体可以以假乱真。他们这个要求并非多余的,因为,每个解剖形态的背后都有它存在的意义。”

李佳其解释说:“牙齿表面的凸起和凹陷就像是车轮和铁轨的关系一样,如果有一段铁轨突然断裂了,那么整个车厢都有脱轨的风险。从这一点就可以明白,如果我们在恢复了生理和功能的基础上再完善了患者口腔中的美学,那么牙齿修复体的咀嚼功能也会比没有美学的牙齿修复体咀嚼功能要好很多,它的使用周期、使用年限也会长很多。”

李佳其在俄罗斯从事牙医工作,虽然工作时长较长,有时候要工作12个小时,但是患者的密度没有那么大。也正因为每天的患者不是太多,他可以在工作时间认真仔细的对待每一个患者。不仅工作上轻松一些,更让他惊喜的是,俄罗斯患者对外国医师的包容性和信任感也很高,并不会因为医生来自外国而怀疑医生的治疗水平。

众所周知,学医的道路很难走。但李佳其却不这么认为,他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努力把这个事情做好而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