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唐人街故事 > 正文

年轻人对戏曲不感兴趣 大马柔佛州闽南剧团生存艰难

年轻人对戏曲不感兴趣大马柔佛州闽南剧团生存艰难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来源: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国侨网11月27日电 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在马来西亚,老一辈所熟悉的中华戏曲正逐渐式微,庙宇神诞等传统庆典,已经慢慢以歌台取而代之。许多青年人对戏曲并不熟悉,更没有兴趣观赏或学习。常常是台上演员倾情表演,台下观众冷冷清清。

现在,每年能在关丹观赏到传统戏曲演出的地方,大概只剩下关丹斗母宫了,来自柔佛峇株巴辖的双飞凤闽南剧团会每年来演出。走过50年历史,这个家族剧团见证了时代演变,对此,负责人庄荣源感到无可奈何。

柔佛州神庙活动活跃,当地戏班至今仍不少。“可惜的是老板多,戏少,以前大班有30多人,现在连拉二胡、奏乐跟演员在内,仅剩七八人。每场戏演出时间约1小时,全戏更需3小时半,小旦小生各种角色互换出场已是平常,甚至有些乐师都要去客串演出。”庄荣源说。

他形容马来西亚的戏曲情况时表示,现在不止演员没有接班人,连乐师也“国宝”般稀有。除了一些闽南剧团之外,还剩一些布袋戏和木偶戏的小戏班,而槟城亦仅余一家潮州剧团,其他的则是泰国潮戏班。

以往一班30余人的戏班,现今买少见少,也因如此,每个都身兼多角,经常须切换不同角色与岗位。

以往一班30余人的戏班,如今每人都身兼多角。(来源: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剧团酬劳须与歌台共分

在这个时代,要养活一个剧团比以前更艰难。庄荣源透露,剧团演出酬劳一般介于2000至3000林吉特之间,潮州戏班则较吃香,酬劳在4000至5000林吉特左右。然而,相关酬劳费其实须与歌台共分。

“因为大戏已经没人要看了,所以现在邀请演出的多半会以‘一半歌台,一半大戏’模式进行。剧团要应付演员的三餐和酬劳,还有购置服装、道具等开销,幸好演员都能自行化妆,而外地演出的时候多数暂住戏台。”庄荣源说。

剧团受邀到外地演出最少要逗留3天,但并非一年到头都这样。“正月十五元宵、初九天公诞、三月妈祖诞、四月初三太子诞、七月鬼节、八月中秋,一些地方会有大伯公庙宇邀演,基本上我们就是到处跑。”

据了解,该剧团演员平均年龄50至60岁,最年长的是团里的小旦,也是庄荣源的母亲,今年已经70岁。“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演员年纪也不小了,但后继无人。”庄荣源说。

年轻人对戏曲不感兴趣

庄荣源认为,后继无人并非戏曲太难学,主要还是兴趣使然。中国有不少年轻人在学习戏曲,新加坡也有学校在推广该艺术,培养人们对戏曲的认知与兴趣,而马来西亚则鲜有组织和单位去做这件事。

“人们没有传承这门艺术的精神,自然没有传播的种子,尽管老师傅们愿意教,但有人要学吗?”庄荣源说。

谈到“唱大戏”,庄荣源说,首要条件还是方言流利,会唱小调。在以马来语、英语为主的社会,年轻人更难有机会接触,更别说受到传统戏曲的熏陶了。

以粤剧福建剧为主

粤剧演员郭宝君说,马来西亚戏剧多以粤剧或福建戏剧为主,因此懂方言其实还是相当重要的。在没有戏剧学院的情况下,仅靠现有老一辈演员很难走下去。“我们多数是40岁以上的演员,面对青黄不接的困境,将来只有聘请外来的戏剧团了。”郭宝君说。

另一演员陈胜家也认为,除非有社团愿意推广传承,否则很难重振戏班。本身是兼职演员的他从10多岁起学戏曲,认为并不难学习,可是有兴趣者却很少,观众也越来越少。